2012年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   2017年   |   2018年

票据与货币、货币乘数、以及流动性
文/一品梅整理 2016-01-23


       中国人对新鲜事物的接受速度是惊人的,只要这新玩意触及到了他的奶酪。按一个老票据人的说法:以前我说我是做票据的,没人知道是什么。现在我说我是做票据的,大爷大妈都能来掰扯两句什么农行39亿大案。

        但接受归接受,是否认知了本质,就很难说了。为了便于理解后面股市与票据的关系,这里我给大家普及一点金融常识:票据到底是个什么东东?

        票据分为汇票,本票和支票,实践中还有两个:信用证和不可撤销保函,涉及的法律关系更加复杂点。其中后面几种在我国实践中使用都不多。用的最多的是汇票,因此,我们所谓的票据黑洞,大体指的就是汇票领域的那些破事
       金融学的定义,所谓汇票,是指由出票人签发,保证在指定日期,无条件支付确定的金额给收款人或持票人的票据。汇票包括银行承兑汇票和商业承兑汇票,也就是俗称的银票和商票。两者区别在于:银票,是付款人(企业)签发,但银行担保到期见票即付;商票则由付款人开具,但没有银行的担保,所以信用相比银行承兑汇票较低。两种票据最长期限为六个月,票据期限内可以进行背书转让。
       简而言之,汇票就是一张债权债务证书。对持票人而言,是资产,到期凭票拿钱。对于出票人或者承兑保证人而言,是负债。你必须保证到期见票付款。
       我借用网络大侠“追求财富的清教徒”列举的案例来描述经典的汇票流程
       甲公司现在向乙公司买一批原料,但是银行账上没有现钱,三个月后才有,怎么办?就开一张3个月的汇票给乙公司,表示3个月后乙公司可以拿着这个汇票到银行拿钱。如果甲公司是茅台,是五粮液,是国投电力,可能乙公司就拿着这张纸走了。但是,这样实力强大的牛掰甲方还是少,连茄子都靠不住的时代,如何让乙公司把一张白纸当真金白银用呢?找银行承兑,就是银行用自己的信用为这张白纸到期后能不能拿钱做担保。当然,银行不会白白的这么做,它要收钱。另外,这基本等于对甲公司进行了一次贷款,也需要担保。担保方式很多,房产,保证金还有大额存单啥啥,善于钻研的人民还发现比如古董,紫砂壶以及莫奈啊梵高啊的画,你真以为有的人买个鸡缸杯就是拿来喝茶吗?图样图森破。因为银行总是高大上,乙公司就放心拿着这个汇票走了。然后,乙公司要向丙公司付款的时候,他会在汇票后面签名,然后转让给丙公司,这个叫背书。以此类推。当汇票后面空白填满以后,还可以粘单继续。等到了最后一家公司手里,他可以拿着这个汇票找银行承兑。假如无法承兑,他可以向前面任何一家签字的单位或个人进行追索。当然,你也可以不必等到汇票到期,就去找银行兑现,这叫贴现。但银行不是雷锋,提前把钱兑付给你,是会以低于票面金额的代价支付款项的,也就是打个折扣。如果商业银行自己也资金紧张了怎么办?很简单,将已贴现且未到期的票据,交给其他商业银行或贴现机构给予贴现,以取得资金融通,这叫转贴现。如果是交给央行获取资金,则称为再贴现。这就是汇票的基本流。
       我说了这么多,当然不只是为了就让你弄清楚商业汇票。你不自己经营公司的话,你可能一辈子也无须接触这玩意。我想说的是另一件事。
       如果你学过金融学,是否不难发现,汇票的定义,与货币的定义几乎一模一样?是的,没错,货币的本质,就是一种汇票。区别只在于,商票的发行方是企业,基于的是企业与商业银行的信用,所以一张白纸(汇票)可以有价值。货币的发行方,是中央银行,基于的是国家机器的信用,所以一张印着毛主席头像的纸(货币)也有价值。因此,你能看到,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上,“流通中现金”位于负债这一栏。换句话说,汇票,就是货币。有价值,可以流通,可以支付,还可以贴现、抵押循环使用——这意味着,它本身的购买力,可以衍生和创造出新的购买力——简而言之,汇票不只是“流通中货币”,而具备“基础货币”和“高能货币”的功能:一块钱,可以当几块钱使。
       这就是货币乘数的概念。饶了很多路,现在终于绕回来了:流动性,不是央行一家的特权。商业银行与企业联手,通过商业票据的方式,可以创造出巨量的流动性。最关键,这是个谁心里都没数的巨大黑洞。
       股市的涨跌靠什么?没错,三个字:流动性。其他都是瞎掰。

       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203号文的收紧,农行与中信银行爆出的票据大案,会对流动性,以及资本市场带来多大的冲击。
       首先将直接冲击银行间融资利率。部分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对票据业务进行风险管控,防止出现和扩大融资风险。工行某分行已下发通知要求暂停办理铁矿石、钢贸、煤贸三个行业的票据贴现业务,仅办理工行、政策性银行、农行、中行、建行及少部分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承兑银票的票据贴现业务。
       票据是中小银行融资的核心工具之一,如果大行对票据业务风险管控更加严格,必将削弱想小银行利用票据融资的能力,进而加剧中小银行的资金紧张。此外,如果票据利率持续上升超过债券利率,则又变成对银行更有吸引力的资产,进而压缩银行对债券的需求。近期票据直贴市场屡次涨价,票据类理财产品也冲击明显,年化最高收益达到7%,远高于新发的银行理财产品的预期收益率。
       其次,将对股市流动性产生立竿见影,而且长期的冲击。
      
多数人都以为场内一万亿的两融,和场外4-5万亿的配资是A股的杠杆,其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这两者与背后几十万亿的票据融资相比,是绝对的小巫见大巫
       我们无法确知票据融资风险敞口有多大,但从一些数据可以略窥一二。央行公布的截至201512月的票据融资数据是4.5万亿,但分析师的普遍看法是,如果把重复卖出、消规模的也算进来的话,真实规模远远不止这个数,一些小银行甚至票据业务仍记帐在表外。分析师普遍认为,承兑汇票至少为10万亿规模,其中未贴现票据规模5.5万亿,贴现票据4.5万亿。而根据常年从事票据业务的一线人员估计,这个规模在20万亿以上。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并不知道这其中有多少钱流入了股市。但从票据贴现金额与资本市场相关性来看,两者高度的正相关性,充分显示,票据池,就是股市流动性的最大池子
       NB银行煊哥是一个做了十年票据的一线“打手”,他是这样概括当前的票据黑洞危机的:干了十年票据,经历了07年信贷紧缩,09年四万亿大投资、11年河南严打、12年润银事件、13年钱荒、15年资产荒,每一次都挺过来了。即使在最困难的11年和13年,仍然觉得在危险中蕴含了一些机会。
       但这次好像严冬真的来了。
      
同业户、券商资管、风险资产这些消规模所有的手段都被监管层点出,每条路都被堵死,更可怕的是票据的基石一一银行信用被颠覆谁都不相信谁。认识了多少年的老朋友做业务还必须得带上介绍信,国股行不带城商行玩了,纸票死的就差口气了,商票则彻底被市场抛弃,而对此,似乎没有人有什么办法。
       但是,我相信20万亿的票据总量没有其他任何一样产品可以取代,票据利率的暴涨最终将由实体经济的亿万企业买单而非银行。消规模道路的堵死将使得大量银行资金闲置无法投入市场,我不知道监管层在发203号文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李总理说的金融机构要帮实体经济减负的话。可以预想,票据风暴很快将蔓延到企业,2016年所有企业包括政府的日子只会更难过
       票据既可以创造2015大牛市,也可以创造最暗无天日的大熊市,这就是票据的牛逼之处。
      
这是一个大坎,从股市开始暴涨就注定了的坎。好在我们监管层的监管已经越来越提前、手法也越见高明。希望我们能顺利跨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