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   2017年   |   2018年

创新的催化剂
文/一品梅整理 2016-01-23


      2005年8月5日,百度在纳斯达克上市:37岁的李彦宏成了9亿美元富翁,另外还诞生了6名亿万富翁,上百名千万富翁与数量更多的百万富翁,他们当中的多数在六年前还是学生!百度上市当天股票从27美元的发行价跳到120美元,一天内可以涨这么多,引发更多人去股市投机,增加股市的交易量和流动性,为更多的“百度”上市创造条件。百度的示范效应,激发更多的创新、创业。毕竟投机炒股难以致富,而更能赚大钱的“投资”是去模仿百度的创业者,自己也去开一个新技术公司,做成后也像百度那样去上市。更多的风险投资基金,PE基金会去找未来的“百度”,把钱投给他们,让他们去花,去研发,去创造下一个“百度”。


      如果百度的股票没有上市或者根本像原来的法人股那样不能交易买卖,那么,不管百度的业务今天有多么成功,其成功果实——财富也只能靠未来一年一年的利润来实现,那是一种极慢的成功果实的实现过程。也就是说,在创始人李彦宏的有生之年,他的财富可能很难达到一个亿。极慢的财富实现过程不易产生很强的社会示范效应,不能鼓励更多人去创业、创新,也就会放慢整个社会的科技创新速度。把百度股票以今天的价格卖出,等于是让百度的创业者今天能把未来多年的收入流兑现,而不是像过去那样需要等上很多年,很多代。发达的股市不只是给企业的未来做定价,而且为创业者提供了一种提前兑现未来利润预期的机器。
      美国过去150多年的历史中,成千上万个“盖茨”,“李彦宏”,“扎克伯格”的故事,已经刺激了美国社会一个多世纪,老早就改变了美国社会的教育理念和社会文化,把“创新”、“创业”精神内化到美国人生来就喜欢创新、创业,尽管这种创新文化是因为股市激励所致。今天,中国也出现了一个接一个的“百度”“腾讯”“阿里”等财富故事,股市展示的榜样力量已经在催化中国互联网业,各类科技和服务行业的创新,创业,也在刺激中国创新文化的出现。
      英国股票交易从1555年左右,17世纪末期股票交易越来越火,到1720年的“南海股票泡沫”到达顶峰。但那次股市泡沫使英国议会通过一项严格限制股份有限公司的《反泡沫法案》,要求所有新公司上市前必须得到议会的通过。该法案从根本上扼杀了英国股市的进一步发展,使伦敦股票交易从此沉闷130多年,导致英国大量金融人才流到新大陆——美国,以股权文化中心的创新经济在美国生根发芽,美国从一个农业社会通过华尔街变成一个科技大国,金融帝国。等英国1843年才重新恢复新公司上市,美国华尔街已经走在了它的前面。科学家哪个国家都有,私有企业哪个国家都有,但没几个国家能有华尔街这样的创新催化剂,所以美国仍然是世界的创新中心。
      我国从建国之后搞了30年的计划经济的“运动”,民不聊生......在小平同志的支持下,终于在1990年上交所成立,翻开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史的新一页。之前A股市场的上市机会基本国有企业,没有创新精神的国有企业上市纯粹是融资事件,圈钱事件。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满仓中石油。中石油的上市并没有给社会带出一个“李彦宏”创业故事,没有给年轻人树立创新、创业的榜样。令人鼓舞的是,2004年开启的深交所中小板,2009年推出的创业板,这些发展都为中国个人创新,创业者提供了价格发现或退出手段。民营企业也可以选择在境外上市。
       股市给社会提供的不只是表面上的融资,更重要的是提前估计创业者的成功,并加速实现创新者的成果,给社会贡献活生生的创新榜样。



(注:读陈志武《金融的逻辑2》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