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   2017年   |   2018年

货币与资源配置
文/一品梅 2015-10-25


        货币是配置资源,财富,劳动的工具。控制货币是一场伟大的战争,控制了货币,就控制了资源,财富和全人类。——题记

        货币是陪伴我们一生的东西
        货币,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人人却都很喜欢钱。 与其说人喜欢货币,不如说喜欢货币的价值,或货币所能购买的商品。货币是陪伴我们一生的东西,仿佛是空气,是水,是阳光。
        对于一个家庭,居家过日子处处需要用钱,来配置品质生活:衣食住行,买房,买车。对于一个企业而言,现金流同样很重要,流动的现金是实现资源,财富,劳动流动的工具。现金流一旦短缺,材料商断供,劳动者罢工,何来积累财富?

        现金流是实现资源,财富,劳动流动的工具
        最经典的案例就是史玉柱在珠海建巨人大厦。最初设计只有十几层,后来有人建议要建和深圳最高的楼一样高,就加到了40层。后来广州在建一个60几层的高楼,就又追加到了60几层。房地产是很吃现金流的,史玉柱正畅想着中国第一个高楼时,现金流就断了,结果只挖了一个很深的大坑。供应商一听说,没钱了,纷纷去公司讨债,公司被哄抢一空,连生意都做不成。被逼的走投无路,潜伏到江苏搞起脑白金,东山再起。吃过大亏的史玉柱,在以后的投资上只投资现金流非常好的项目,无论是游戏,还是银行。
        还有一个案例就是胡雪岩。胡雪岩败在生丝上,当时高价收购江浙一带的生丝,试图垄断江浙生丝生意出口,从而激怒洋商,生丝销不动使钱庄因缺乏流动资金而被挤兑,致使其经营的生丝铺、公济典当、胡庆余堂等纷纷关闭。
        现金流充足时感觉不到它的重要性,一旦出现短缺,就会逼着企业借高利贷。能借到还算是好的,起码解了燃眉之急;借不到,老板就开始跳楼、跑路了。

        正确认识金融工具
        中国人一听说放高利贷的,印象就不好,其实这跟中国长期教育有关,一说到地主、资本家,就想到剥削、榨取。真的是这样吗?计划经济时代,都是国有企业,由国家来配置资源,控制一切价格,价格自然失去了调配资源的作用,导致资源错配,劳动效率低,财富分配靠权力而不公。还老说英美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等着我们解救,现在想想挺愚昧的。
        虽然经过了37年的改革开放了,很多人对金融工具仍然不是不了解,甚至是谈“虎”色变。比如股票,期货。对一个企业,股票是一种权益资本,通过股权融资,同时伴随着企业风险的转移。期货同样是大宗商品商与风险投机者之间交易,同时伴随着风险和收益的转移。套期保值是一个大宗商品交易商的必备工具,而不应无视风险的投机工具。

        走好自己的一生
        
货币是配置资源,财富,劳动的工具。货币可以购买原材料,通过劳动,加工成商品,再通过销售变成货币。货币也可以用来购买消费品,消费品就很难再变成货币了。前者为生产性资本,后者为非生产性资本。用于前者可以让货币生产出货币,利润增加,财富增加,是富足的起点;而后者货币就消失了,是贫穷的原因。
        资源的稀缺性,因时而变,人们的看法自然也不一样,愿意支付的价格都不一样,所以财富一定是在流动中升值,不流动也就无法实现升值。谁具有对未来的前瞻性,谁就具有了财富指数级增长的可能,就具有了控制资源,分配财富的能力。当然货币越多,配置资源越多,意味着承担的责任越大。人的时间也是一种资源,怎么合理实现货币,时间,资源的有效配置,是人一生努力的方向。货币了多了好麻烦,少了好苦恼,刚刚好最好。红楼梦里有一句: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不羡慕富有,也不自卑贫穷。不管穷与富,逆境与顺境,都是上帝的恩惠,都要走好自己的一生。

(注:本文并没有涉及过多金融原理。更多内容请参考:现金流与证券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