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   2017年   |   2018年

你有财产性收入吗?
整理/一品梅 2015-08-23

        老百姓把财产给丢了
        根据福利国家的理想:人民共同富裕,建国后的20世纪50年代,把私有财产和私有土地进行全面国有化,给老百姓的许诺:把你的土地和财产都归公,给国家,这是你的付出,但你今后的工作,生活,医疗,养老,小孩教育国家给你包了。那是一种对称交易。
        可是,30多年的改革开放,国家把老百姓的工作,住房,医疗,教育等责任丢回给了老百姓个人,国家基本不管了。最重要的是国家没有把当年国有化的私人财产和土地还给老百姓。这等于说,搞了50多年的国有经济,到最后,老百姓把自己的财产丢掉了,给了国家,但自己的生活还得要自己负责。
        
        中美收入对比
        美国过去10年,家庭累计储蓄1.5万亿美元,土地,企业资产,房产等所有资产升值加在一起:35万亿美元。资产性财富增长和劳动性收入储蓄比例22/1。
         中国过去10年,GDP平均以10%速度在增长,土地和资产的价格应该超过10%的速度在增长(想想房价)。按2006年统计,国有土地加国有企业的总价值79万亿元,按13亿人口算,人均国有财产财富6万元,财产按10%增值,每个人年收入就多6000元,每个家庭5个人就是3万元。可是这钱跟自己花的钱没有关系。虽然中国人号称是世界上最勤劳的民族,依然没有什么财富,贫富差距持续过大,基尼系数早就过了警戒线。美国经济增长3%就非常繁荣了;而我们年年要保八,7%就显得一片萧条了,成史上最难就业季了。
        这也就可以理解,美国人把劳动收入都花掉,存下的钱很少,因为有这么多财产性财富增长之后,美国人不需要储蓄。在越来越货币化,金融化的今天,你说中国老百姓怎么敢消费?不是老百姓不敢消费,是没有消费的资本!买个房也要让小两口背负一辈子的房贷。如果我是总理,第一件事就是把房价打下来,为什么?因为我不能忍受这么多人,这么多年成为房奴——人生最该享受的岁月,却无法过上精彩的人生。

         习大大说再不惩治腐败将亡党亡国
         这不是开玩笑的。我们可以拿历朝帝王做个比较,虽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民”,可天高皇帝远,皇帝的权力往往望尘莫及。晚清之前中国既没有全国范围内的大规范运输系统,也没有全国性的银行体系,中国第一家现代银行——户部银行成立于1898年,也就是后来的中国银行。过去皇帝要调配全国的资源重点发展地区(比如首都),其运输,调配资源的能力微乎其微。一方面没有全国性的银行帮他收集民间储蓄,另一方面把华南,江南的资源调到北京谈何容易?所以,即使在传统专制制度,对民间利益所构成的侵犯在近代之前也是相对有限。贪腐腐败也远远不如现在。今天一个小小的处长,银行支行经理就能动辄挪用,贪污几亿元,这是连过去皇帝都很难办到的事情。技术落后无形中帮了老百姓,从效果上制约了专制的破坏力。
         今天的中国比任何一个朝代都更能调配资源。因为中国不仅垄断资源,更垄断金融,通过四大等国有银行就能把全国老百姓的储蓄,包括农村的血汗钱象巨大的树根一样汲取起来,举全国之力照亮了上海,也照亮了北京。
        



         也正是因为政府掌控了绝大部分资源,贫富分化,腐败成风,到了不改革不行的地步。以史为鉴:国共打内战必然造成严重的通货膨胀,货币面额曾到达500万元,甚至10万亿元。蒋介石后来又搞起用金圆券换法币,换黄金,搜刮老百姓,把中产阶级洗成无产阶级,把江山拱手让给了毛泽东。

         民主不是形而上
         工业革命带来了,铁路,轮船,飞机,电话的出现,在方便了人们生活的同时,也大大提升了当权者可以进行当权者调用民间利益的能力。与之伴随的社会财富的货币化,金融票据化,使得权力者可以进行比过去大许多数量级的掠夺。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不对权力进行制约,如果人们没有选择当权者的权利,那老百姓的权利和财产就无法得到保障。所以,民主制度在全球范围普及的过程跟工业革命、金融革命同步或稍微慢一拍,就不奇怪了。是工业革命,金融革命强化了利益格局,要求有更可靠的限制并制衡国家权力的民主架构。
         民主制度的核心是对权力的监督制约,是每个人的利益问题,不仅仅是一种抽象的崇高价值的追求,更是非常现实的需要。不能把人民的福祉寄托在统治者的善意和保障上,而必须对权力进行有效的制约和监督。

(注:以上很多观点参考陈志武,杜奇华,一品梅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