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   2017年   |   2018年

货币——黄金命运
文/一品梅整理 2015-02-27
      
      这是一种非常特别的金属,不仅是它的颜色非常特别,它完全是独一无二的。这是一种可以触摸的权力和财富的象征。现代世界已经忘记了,它作为货币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在人类五千年的货币长河中,黄金是一种最为特殊的货币,它的光芒几乎照耀了整个人类文明。早在公元前5世纪,一位希腊诗人用这样的文字描述它:黄金,蛀虫和铁锈都无法侵蚀,但人类的灵魂却被这至高无上的财富所侵蚀。在今天的社会,我也可以反过来问你一个问题,在一盎司黄金和一个有储备银行行长签字的票据中,你会选择哪一个?

      黄金的发现使南非成为非洲大陆最富有的国家。在过去的120年,南非成为世界最大的黄金生产国和出口国之一。因此,南非也被称为黄金之国。马克·库提法尼:我们有专门的勘探人员,寻找露出地面的岩层,即表面含有黄金的岩石。他们会循着这些露出地面的岩层去寻找深层的金矿。在一张专业人员绘制的金矿地图中,布满了交错密布的地下坑道,在这些神秘的数字符号中,蕴藏着大自然恩赐的财富,也蕴藏着一个国家不可预知的未来。

      自从一万多年前人类在自然界发现了这种反射耀眼光彩的金属以来,寻找它便成为人类永恒的渴望。在古罗马,黄金是黎明女神的名字;古印第安人视黄金为太阳神的汗水,代表着权势和荣耀;在古埃及,黄金象征着太阳和眼睛,没有它,人类无法生存。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民族,无论是富有的还是贫穷的,都不约而同地选择黄金作为崇拜和迷恋的对象。南非安格鲁阿山帝黄金有限公司"黄金畅想"前创意总监马克·普尔:黄金始终代表着承诺、价值、信任。作为人类,我们与这种金属有着一种自然的联系,将贵金属黄金作为联系世界的纽带。

      如果抛开一切外在的装饰,最本质的黄金又是怎样的一种物质?它是一种亮黄色的金属,具有很好的光泽。黄金的密度很高,与同体积的白银相比重了将近一倍。它的化学性质极为稳定,在自然界中,它很少和其他物质发生反应。黄金的质地非常柔软,有很好的可塑性,人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将它锻造成各种形态。

      理查德·霍利迪:比如一艘船沉入海底,黄金也跟着沉下去了。两三百年之后黄金被打捞上来,它仍然是金光闪闪,没有变化,这点是任何其他金属都做不到的。所以,黄金非常宝贵、耐用。

      黄金的这种恒久的属性,也许正是人们梦寐以求的,它契合了人类对永久财富的向往。作为装饰物的黄金,已经不能满足人类对它的渴望,它被赋予了一种新的价值,公元前6世纪,以第一枚黄金铸币的出现为标志。最早的黄金铸币诞生于一个叫吕底亚的王国,这个王国所在的位置在今天的土耳其境内,是东西方文明的交汇处。在吕底亚王国的东方是四大文明发源地之一的两河流域,它的西方则是海上贸易繁荣的古希腊。发达的贸易,促成了人们对货币铸造的探索。今天,一枚吕底亚金币被收藏于英国大英博物馆,它在大小和重量上没有统一的规格,也没有面值的标识。这枚做工略显粗糙的金币在货币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它的出现彻底改变了黄金的命运。

      德国《商报》主编加博尔·斯坦加特:黄金不再是普通的物品,也不是一件埋藏在地下的普通物品。对于很多人以及像我这样的经济学家来说,黄金就是一种货币,一种有价值的货币。

      在人类历史上,贝壳、羽毛、铜铁都曾充当过货币。但最终,不分种族、地域和文化,在各文明还没有相互交流的时候,人们便纷纷选择黄金作为货币。这种不约而同,是来自造物主的安排吗?也许正如马克思所说,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英国皇家铸币局博物馆馆长凯文·克兰西:从整个世界来看,世界上很多不同的地方—比如美国、非洲、远东地区—从传统上来说,硬币主要都是用金和银来铸造的。之所以用金和银,是因为它们是价值很高的贵金属。人们必须找到一种价值高的东西作为共同的流通方式,而金和银的价值很高,且便于携带、数量较少、性质稳定。
       到了14世纪,黄金货币在欧洲已经十分普及和受欢迎了,制作得越来越精美的金币在人们手中传递和交换着。然而在不知不觉中,正是黄金作为货币的需求激起了人类更多的欲望,有人便将贪婪的手伸向了它。英国伦敦金银市场协会首席执行官斯图尔特·穆雷:这些人的技巧很高超,他们可以将硬币边缘的外层剥离之后还能再放回去,使得硬币仍可以被接受。在蒸汽动力出现之前,世界上的所有金属铸币都是手工铸造的,不平整的边缘给偷窃者制造了机会,他们顺着硬币的边缘打磨,然后将打磨下来的金属碎末熔化卖给铸币厂,以牟取私利。凯文·克兰西:在英国这叫作"剪裁"硬币,你会发现很多硬币被打磨的例子,并且程度很严重,甚至连硬币上面刻的字都变形了。(劣币驱逐良币)为了遏制这一现象,在英国,偷锉硬币者会被判处绞刑,但再严厉的刑罚也无法彻底战胜人类的欲望。从公元前6世纪世界上第一枚金币诞生以来,偷窃行为从来没有停止过。然而,当一个国家的当权者也在对货币的质量进行损害的时候,又会发生什么呢?

       17世纪末,英国正经历着一系列战争,导致货币供给量严重不足,政府也欠下了巨额债务。1696年,英国政府决定重新铸造货币,这一举措引发了一场著名的论战。矛盾双方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英国财政大臣威廉·朗兹和哲学家约翰·洛克。英国历史学家罗伯特·艾利夫:英国财政大臣威廉·朗兹支持货币贬值。他指出,在过去的200年间,英国的货币贬值累积达到450%。因此,硬币的价值取决于人们的意愿,取决于硬币的面值,以及这些硬币上的国王印章。

       英国财政大臣威廉·朗兹认为,货币只是一个工具而已,只要货币上有国王的印章,不管它是用金银还是用铜铁制造的,也不管重量与成色是否充足,人们就应该接受这种货币。他建议将新币中的含金量减少25%。对于这种观点,约翰·洛克坚决反对。在约翰·洛克看来,真正的货币必须有十足的重量与成色,虽然降低质量可以暂时解决货币短缺的问题,但这种让货币贬值的手段,将会动摇政府的公信力。随着双方的争论越来越激烈,整个国家陷入货币伦理的旋涡中,而最终的决定权在国王手中。
       克里斯托弗·蒂尔:在黄金博物馆中你们可以看到一个国王手上拿着一个金蛋,相应的谚语就是:你需要牢牢掌握一种权力,但也不能用力过大,否则就会把手中的金蛋捏碎。这是关于权力的暗示,这是一种平衡。英国国王没有捏碎手中的金蛋,他作出让步同意维持货币面值,但是政府要花费一大笔钱来铸造新货币。直接经受这种压力的,便是英国皇家铸币局。此时,一位意想不到的人物出现在历史舞台上。

       罗伯特·艾利夫:他不想再默默无闻,1696年,他成为皇家铸币局的主管。这个人就是那个发明了微积分、解开了光的组成之谜、探索出万有引力定律,并被认为是现代科学的奠定人—艾萨克·牛顿爵士。巴曙松:大家通常认为牛顿是一个著名的物理学家、科学家。实际上,从他的人生历程来看,他从事科学研究的时间差不多有30年,但实际上他从事货币工作也有30年。其中大概3年的时间他担任英国皇家铸币局的监督,其余27年的时间他担任皇家铸币局的主管,而且直接参与了当时有关主要货币制度的一些争论。在英国的剑桥大学,牛顿从事了近30年的科学研究,他还是数学界的顶级学府三一学院的首席教授。后人在牛顿曾居住的宿舍前栽种下一棵苹果树,以纪念他在23岁时在苹果树下无意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的传说。牛顿和苹果树的传说,也许是科学界最浪漫的故事之一;接下来,牛顿把科学家式的狂热,带到了货币领域—一个不那么浪漫的地方。罗伯特·艾利夫:在牛顿当皇家铸币局主管的时候,他签署了一份判处那些造假币者死刑的文件。很多人写信恳求牛顿不要把他们归为"谋杀"罪等级,但牛顿并没有改变自己的立场。

       17世纪的英国仍然是一个乡村和农场遍布的国家。然而,距离牛顿家乡200公里的地方,一个居住着40万人口的特大城市—伦敦—已经形成。伴随着城市制造业的兴起,人们在生产和商业中积累了大量经验,开始将数学计算运用到生活中:测量、机械钟表、精确到小数位的计数系统,也给了牛顿在货币领域施展才华的空间。

       罗伯特·艾利夫:在牛顿当皇家铸币局主管期间,他成功地提高了硬币铸造的质量和精确度,这是他有生之年所作出的贡献,并且得到了人们的认可。尽管牛顿利用数学计算减少了铸币中的损耗,但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这位大科学家。虽然黄金作为货币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但在整个欧洲,白银也同时作为货币存在,这种贵金属不如黄金稀有,其价值自然低于黄金。身为铸币局主管的牛顿需要制定这两种金属货币在英国的比价,然而他很快发现金、银币在流通中相互产生的影响,并不比科学规律更容易摸清。

       美国伯克利大学经济学教授巴里·艾肯格林:牛顿犯了一个错误。他当时负责确定金、银的具体价格,但他把黄金的价格定得过高,而白银的价格又定得过低。于是,大家都来到铸币厂购买白银,并将其出口;同时很多人将黄金带到铸币厂,因为铸币厂给出的金价非常高。法国经济形势研究所研究员纪尧姆·道丹:随着这一现象持续发生,英国失去了很大一部分白银储备。面对白银流失不可逆转的局面,牛顿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提出不如彻底放弃白银铸币,让黄金成为唯一的货币标准。1717年,按照当时金币的含金量,黄金价格为每盎司3英镑17先令10.5便士。100年后,英国又用法律将这个价格固定下来,由此诞生了世界货币史上重要的金本位制。此后,不管国家的货币采取什么形式,它的发行都必须和黄金挂钩。货币的命运改变了,它不再是执政者可以任意操纵的工具,它被黄金牢笼紧紧地锁住。

       巴里·艾肯格林:英国是那个时代的第一个工业国家,也是经济最成功的国家。其他国家都把英国当成榜样,他们都说既然金本位使得英国成为如此强大的国家,那么我们或许也可以实施类似的政策。如果英国的货币与黄金挂钩,而我们又与英国有着很多的贸易,或许我们也应该将货币与黄金挂钩。金本位制保证了英国国内货币与物价的稳定,1750~1914年长达165年的岁月中,英国的物价总体上只上涨了48%,这为英国的工业化创造了条件,让英国平稳地从农业国转变成为工业国。英国的强大带动着世界货币体系向它靠拢。1818年,荷兰实行金本位制。1871年,德国、日本实行金本位制。1873年,以法国为首的拉丁货币同盟国实行金本位制。1875年,北欧的丹麦等国实行金本位制。1881年,阿根廷实行金本位制。1893年,俄国实行金本位制。1900年,美国实行金本位制。金本位制让各国货币间的汇率变得简单、稳定,为国际贸易的发展创造了条件,全球经济与贸易因此经历了100年的繁荣。

       金本位制将黄金推上货币之王的宝座,而此时"日不落"帝国的军队也踏遍了全球各个角落。1886年,距离英国几万公里之遥的南非发现黄金的消息不胫而走,对黄金的欲望引发了南非白人殖民者间最大的一场战争。克里斯托弗·蒂尔:英国一手策划了它和南非布尔人之间的战争,目的是取得金矿的控制权。大英帝国认为他们在几周之内就能制服这些满脸胡子的农民,而事实上这些布尔人坚守了4年。在我们国家,这是一场非常有趣的冲突对决,也是我们历史的一部分。

       在寻求权力和财富的道路上,没有什么东西的作用能胜过黄金。自然界为黄金的供给设定了天然分布,使得一些国家拥有先天的财富,而另一些国家则生来匮乏。这种情况引起了人类历史上各种各样的浩劫。英国参议员、爵士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有人将货币描述为一种"冻结的欲望",我认为这是很有诗意的说法。对于黄金来说,更是如此。

       金本位制奠基者牛顿去世的时候,他留下了超过3万英镑的金条和金币,以及一些后人无法解读的手稿,却没有留下遗嘱。这位伟人在科学上的成就掩盖了他对货币制度的贡献。正是他对金银价格的错误计算,在不经意间催生了金本位制,而那些改变世界经济格局的历史性事件,也都往往不是某些人的精心设计,但结果却显示出历史的独具匠心。然而,黄金作为世界唯一货币标准的历史却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戛然而止,金本位制遇到巨大冲击,英国失去霸主地位,世界货币体系也随之改变。

       巴里·艾肯格林:金本位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战争期间基本崩溃。凯文·克兰西: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皇家铸币局所发生的最重要的变化就是:放弃黄金,停止将黄金作为一种流通的货币。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为刚刚进入20世纪的人们带来了世界性的混乱,规模、伤亡、战争成本都是前所未有的。各参战国都加紧了对黄金的控制,自由铸造和自由兑换难以实现,金本位制赖以生存的基础被破坏。巴里·艾肯格林:英国政府不得不印刷纸币以充实战争经费,他们无法像30年前那样继续稳定黄金的国内价格。因此,他们中断了金本位制,导致汇率开始波动。
       20世纪上半叶,人类几乎是在战乱和动荡中度过的,黄金的命运随之起伏。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英国被迫中止金本位制。1925年,时任英国财政大臣的丘吉尔宣布英国重返金本位制。1929年,世界经济进入大萧条时期,为促进出口,各国再次放弃金本位制。1944年7月,为恢复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世界经济,44个国家创建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元取代英镑与黄金挂钩,各国货币与美元挂钩。1971年8月15日,在国内通货膨胀的压力下,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美元放弃按固定官价兑换黄金。

       德国黄金自动柜员机发明者托马斯·盖斯勒:20世纪70年代我父亲去世的时候,他留给我一小块纯金,我当时看着这块东西觉得很可笑,既不能吃,也不能用来买东西。于是,我把它拿到金属回收站,换回了一些钱,买了一辆摩托车。这样做现在看起来很愚蠢,那时我还是太年轻了。

       经济学家凯恩斯曾这样描述黄金命运的改变:黄金,不再从一个人的钱包跑到另一个人的钱包,人们贪婪的手也碰不到它了。黄金不见了,它们又回到了泥土里。黄金与货币的关系若即若离了近100年,最终,人类还是告别了黄金货币时代。

       美国耶鲁大学教授马丁·舒比克:在当代社会,必须有更好的支付中介,这一更好的支付中介就是纸币。我们今天使用的纸币被称作法定货币,由国家发行并通过法律强制使用。当纸币不再与任何贵金属挂钩,它就只能以国家信誉作为支撑。马丁·舒比克:问题是黄金和政治家,应该信任哪个?戴维·格里森:他们没有了以前的那种规则约束。许尔斯曼:20世纪是虚拟货币的时代。几乎所有国家都淘汰了金属货币,但经济增长率并不比19世纪高,不平等现象不降反升,经济不仅没有得到稳定,反而更加动荡,危机也变得更加严重。

       纸币让交易变得更方便、更轻松,但不知不觉中,货币本身却变得更为复杂,它的好坏美丑,不再容易辨别。纸币如同脱缰的野马,几十年来全球货币供给量呈数十倍增长,滥发货币、通货膨胀、汇率的剧烈波动,今天的人们见证了一次又一次的货币危机。所有这些都让人们对纸币产生了怀疑。
       陈志武:所有这些主权货币,都有一个很致命的问题,这些主权国家的政府,完全掌握信用货币的供应量(货币政策),他们想要多发可以多发,想要少发可以少发,而相对而言,黄金的供应量则是由上帝决定的,由大自然决定的。
       正当位于华盛顿的美国雕版和印刷管理局开动印钞机印制美国的官方货币—美元的时候,位于美国西部犹他州的一个私人铸币局,也正在铸造一批特殊的金、银币。

       限量版的犹他州金、银纪念币的铸造是为了庆祝一个特殊的日子。 这一天对于犹他州的普通民众而言没有什么不同,然而就在这个日子,犹他州参议院以17票赞成、7票反对通过了一项重要法案。美国犹他州"金银位法定货币"起草律师拉里·希尔顿:我们需要坐下来讨论通过一项法案—创造一种竞争货币,通过这样做来避免美元独霸。这是自1971年美元和黄金脱钩以来,第一次允许金、银币自由流通的法案。法案一出台便引起了整个美国的轰动,而该法案更是将矛头直接指向掌管美国货币发行的机构—美联储 。美国犹他州众议院议员肯·艾沃里:美国实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随意印刷出来的每一美元,都是对家庭、大众以及公司所储存的收入的剥夺,无异于一种偷盗行为。犹他州"金银币"法案通过后不久,美国就有12个州开始陆续讨论类似的议案。当人们都在猜测,沉寂了数十年的金本位制是否可能重回世界舞台的时候,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却作出了回应:"全面回归金本位制并不可行"。巴里·艾肯格林:在19世纪的最后10年,金本位制在大部分地区的实施还算顺利。但现在应该不能顺利实施了,因为现在的经济、金融,更重要的是政治局势都大不一样了。金本位制之所以在19世纪末可以实施,是因为央行希望维持汇率的稳定,同时也是为了稳定国内的黄金价格。阿纳托尔·凯勒特斯盖:我认为,最终我们对黄金的梦想还是会幻灭。无论是经济学家还是政治家,有关能否回到金本位制的争论仍在继续。时光不能倒流,在人们对黄金货币的记忆逐渐远去的今天,黄金又将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

       世界黄金协会政府关系总监娜塔莉·登普斯特:这并不意味着黄金就不起作用了,黄金已经从一种货币转换为一种储备资产。作为可以自由拥有和买卖的商品,黄金不再受到国家的管制,由此出现了活跃的国际黄金市场,并衍生出更多的金融创新产品。黄金期货、纸黄金、黄金股票的出现,几十倍、上百倍地扩大了黄金市场的规模。马库斯·格鲁布:你可以全天候进行黄金交易,不管是日出还是日落,在中国香港、印度、伦敦、纽约、东京都能进行黄金交易。纵观百年来的黄金价格,人们对通货膨胀的担忧、对未来的不确定,一次次地推高了黄金的价格。从黄金退出货币舞台以来,其价格从每盎司35美元,最高曾经涨到每盎司1800美元。(没有涨,是相对于本国工资和黄金价格之比)

       不仅仅是个人购买黄金保值,在各国中央银行的地下金库,成堆的黄金有着另外一个名字—黄金储备。今天,官方拥有最多黄金储备的国家是美国,截至2012年8月,美国的黄金储备多达8133.5吨,占世界黄金总储量的近1/4,接下来是德国、意大利、法国,中国持有1054.1吨的黄金储备位居第5位。除此之外,瑞士、俄罗斯、日本与荷兰也是主要的黄金储备国。

       王吉绯:从理论上说,纸币和黄金脱钩以后,黄金就应该退出货币这个历史舞台了。电子货币出现以后,纸币都快退出历史了,黄金更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了。但是,黄金现在没有退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的货币分离越来越严重,整个经济界的研究者、参与者、实践者都缺乏一种安全感,认为信用货币是匹野马,它将越跑越远。
       今天,黄金成为人们心中的避风港,在德国,那个当年用黄金换摩托车的男孩早已长大,在意识到黄金的价值后,他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黄金自动柜员机。今天这台机器已经出现在世界很多国家的繁华商业区。托马斯·盖斯勒:你可能需要买一个礼物送给你的女朋友,你会买什么?巧克力,花,香水?这些东西你不知道送了多少次,没什么新奇。为什么不用买香水的钱在黄金自动柜员机上买24k的黄金礼品呢?你可以把它当成礼物带回家,它可以保存上千年。

       推行金、银币自由流通的美国犹他州,并不能通过一个法案改变整个货币体系,但从中也许可以解读出人们对于公平货币的渴望。肯·艾沃里:我们对民众、公司以及整个国家都有一种职责,就是保护他们的购买力。

       在南非,黄金的开采难度越来越大,人类的步伐正向着地球的更深处迈进。马克·库提法尼:我们有时需要5~10年的时间才能找到一个具有经济效益的矿藏,还需要花10年的时间来计算其经济效益。之后,在投入了上千万甚至数十亿美元的资金之后,可能还需要5~10年才能真正获得经济上的收益。从开采到发展阶段可能要花12~20年的时间,因此,开采的过程非常困难,开采的风险也会非常大。

       现今,地球上黄金开采的总量大约有15万吨,已开采出的黄金体积近8000立方米,相当于3个奥运会标准游泳池的体积之和。而几千年来,人们所做的就是发明无数工具,将稀少的黄金从地下挖掘出来,然后又重新埋到地下金库,在大费一番周折之后,地下的黄金最后还是回到地下。而在这一挖一埋的过程中,常伴随着无数快乐与痛苦、纷争与战乱。从历史到今天,人们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延续着对黄金的崇拜。然而几百年前,当殖民者为了争夺黄金而流血战斗的时候,那些非洲原住民却用他们脚下的黄金交换一种物品—食盐。对于当时的非洲人来说,食盐如此稀缺,甚至比欧洲人眼中唯一的财富—黄金更为宝贵。非洲人为了守住食盐而不辞艰辛地采金,犹如当时的欧洲人为了赚取黄金而竭力出口本国商品,同时限制外国商品进口,以防止黄金外流。

       这种状况直到1776年才有所改变,那一年,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出版《国富论》,驳斥了"黄金是唯一的财富"这一观念,在世界范围内树立起市场经济与自由贸易的基本原则,并试图恢复黄金作为金属的本来面目。天体物理学家文森特·德雷:如果只是纯粹地拥有黄金,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它既不能维持生命,也没有任何实际的经济效用,黄金只是代表价值的东西,只是经济的象征。

       今天,在非洲这个诞生人类古老文明的地方,用黄金换食盐的故事已经成为历史,但是货币的本质并没有发生改变。也许,尊重货币所体现的劳动成果,捍卫货币赖以生存的国家信誉,才能让黄金再次单纯起来。
       南非祖鲁族村民:我希望我的孩子长大后能有所作为,比如会弹吉他。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位著名的艺术家,通过我的歌声向大家表达我的看法,如何在歌声中找到生活的真谛,诸如此类。


注:资料来源,央视大型纪录片《货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