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   2017年   |   2018年

货币——从哪里来
文/一品梅整理 2015-02-26
      
      5000多年前,一块刻有楔形文字的泥板,隐藏了最早的货币历史。加布里埃尔.托内罗:把这些刻在小方块上,都是真正的合同。公元1400年,佛罗伦萨的一个望族,用一家银行获得了整座城邦,并改变了欧洲文明。没有美第奇家族,文明复兴可能是另外一回事。1000多年前,东方出现了最早的信用货币,传统文化能否接纳货币文化?陈志武:中国社会到今天,很难说全面接收了货币化交易。5000多年以来,不同民族接收了不同的货币文化,货币文化也影响了不同民族的文明进程。

      大英博物馆是世界上最早的博物馆,藏品数量超过600万件,每一件藏品的背后都是一段真实的历史。其中一个分馆的藏品来自世界各地和不同的历史时期,它们形状各异,色彩纷杂,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称号就是"货币"。根据大英博物馆的记录,开启货币历史的是这些刻有谜一样文字的泥版,它们来自5000多年前的古巴比伦王朝。

      大约在公元前3200年,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冲刷出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是一片天然沃土,当时有5000多名苏美尔人在这里定居下来,创建了人类最早的城市。同时期,地球上其他地域的人们还无法摆脱饥饿,这片沃土却已经出现了富余的物产。于是,这里出现了最早的社会分工,诞生了最早的交易市场。  楔形文字泥版记录的就是当时的交易。如今,这些泥版成为很多博物馆的重要的收藏品。

      加布里埃尔·托内罗:人们可以看到一系列由半植物制成的小方块,其中最古老的出现在公元前2400年,它们是那个时代最初的贸易合同。这些楔形文字泥版是5000多年前苏美尔人最早的交易记录,也是人类最早的文字记录,它告诉我们人类最早记录的不是诗歌也不是哲学,而是生意。泥版就像现在的合约,有明确的买卖双方、交易物品。历史学家鉴定,这些泥版记录的是人类最早的文字;法学家认定,这些文字是人类最早的契约;经济学家则认为,契约就是人类最早的货币雏形。

      吴敬琏:货币就是大家能够认可的一个交换的中介物,有了这个中介物,交易的成本就能够降低。所以对于货币,我们通常说它有三个职能:第一个是价值的尺度,或者叫作记账的单位;第二个是交换的媒介;第三个是价值储存的手段。

      苏美尔人的商业文明诞生之后,世界上其他民族的商业文明也相继出现,并开始有了自己的货币。公元前3000年,楔形文字泥版伴随着古巴比伦文明走向兴盛;500年后,一种被称为德本的金属货币与古埃及文明如影随形;1000年之后在恒河流域,古斯塔金币见证了古印度文明的辉煌;1500年之后在黄河流域,诞生了古中国文明;2000多年后在地中海沿岸,诞生了古希腊文明,雅典狮币成为地中海沿岸通用的货币。

      古希腊的辉煌留在了雅典山顶上的卫城。雅典被称为西方文明的发源地。公元前6世纪,雅典的人口数量已经达到20多万,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 希腊雅典大学历史系教授米凯利斯·里吉诺斯:从古时候一直到16世纪,大家知道的欧洲大陆发达地区就是地中海地区。所有的发达国家都建立在地中海周围,比如古希腊、古埃及、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等,而且几乎所有的重要商务交换、贸易通道都要经过地中海。

      古希腊是海上贸易大国,2500年前,地中海沿岸是全球最发达的商业区,而雅典则是全球的商业中心,如同当今的纽约或者伦敦。公元前600年,古希腊有了自己的货币"德拉克马",商业的繁荣使得德拉克马成为当时地中海沿岸通用的货币。米凯利斯·里吉诺斯:德拉克马在古希腊时期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货币,因为制造这种货币的雅典人通过其强大的统治力及强大的舰队,控制着当时已经被人们发现的整个希腊地区。因此,德拉克马就成了和今天的美元一样重要的货币,原因就是雅典人支配着当时的世界。

      公元前6世纪,古希腊和其他地域一样处于封建奴隶制之中,社会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王权贵族可以世袭,奴隶则终身为奴不可以成为公民。这样的封建制度在公元前594年被打破,这一年,雅典城邦发生了一件大事,雅典市民不再接受通过世袭或者委任的方式而产生的执政官,他们需要通过民主选举的方式推选自己的执政官。雅典的第一位民选的执政官就是梭伦。
      
梭伦出身于没落的贵族,年轻时从过商,写得一手优美的诗歌,而在雅典的历史上他最重要的身份是一个立法者、改革家。腊雅典大学哲学系讲师乔治·斯坦润斯:在梭伦的时代,雅典正面临着严重的经济问题,这些问题使得人民进一步贫穷,非常多的人失去了自己的财产,其原因包括公共债务和其自身所欠下的债务,他们中的很多人因为破产而被贩卖为奴隶。

      梭伦认为,债务不能成为剥夺人的自由的工具,奴隶制度并不公平,而要打破这种不公平,首先就是要减免奴隶债务,让奴隶成为公民。约尔格·吉多·许尔斯曼:梭伦用立法改革的形式,勾销了奴隶的债务,换句话说,奴隶可以偿清他们的债务并重获自由。乔治·斯坦润斯:梭伦建议取消掉所有市民的所有债务,不光是市民所欠公债,也包括市民之间的私债,这样既能重新给已经成为奴隶的那些人自由,也让所有财主取消掉了他们之间的烂账。梭伦的理想是:彻底消除原来不公平的债务,建立一个全新的公平社会,让奴隶获得自由成为公民;打破固有的社会等级,让普通百姓通过财富的积累改变社会地位,从而成为社会新的权力阶层。这一立法改革简单、粗暴,甚至有失公允,梭伦当了一年的雅典执政官之后就永远地离开了雅典,再也没能回来。在生命结束的时候,梭伦的立法改革还饱受争议。但是,在之后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梭伦的伟大开始显现,他是第一个运用货币来解决社会矛盾的政治人物。这种方式代替了以往的战争、流血和暴力,货币成为解决利益冲突和社会变革的重要工具。梭伦建立了雅典第一个公民社会,创建了世界上第一个民主制度,从此古希腊进入一个全盛时期。

      货币在古希腊冲破了权力的束缚,捍卫了自由的尊严和权力;1000多年之后,货币在地中海的另一端完成了最耀眼的一跃,从此,货币不再是简单的丈量工具,不再简单充当贸易媒介,货币成为一种特殊的商品,它可以不依附于任何一件物品而创造财富,这艰难一跃使得货币成为资本历史的转折点发生在意大利。

      多特·保罗·拉皮奇雷拉是意大利维琴察人民银行的一名职员,他说:"我很有幸住在威尼斯,离我所工作的分行很近,我也很有幸能够认识很多人,他们既是我的客户也是我的朋友。客户是我们的资源。"
       900多年前,威尼斯已经是连接欧亚大陆最重要的水上贸易中心,世界各地的货物被运送到这里,连同货物一起到达的还有世界各地的货币。1157年,威尼斯成立了全球第一家现代银行。银行业成就了这座城市的商业繁荣,而成就银行业的是在几百公里之外的佛罗伦萨。现在的佛罗伦萨还保留着600年前的样子,这里的每一栋建筑、每一座雕塑,都沉淀着一个个古老的故事,而这些故事都与一个早已消失的家族有关,这个家族名叫"美第奇家族"。

       曼福迪·皮科洛米尼:当美第奇家族从托斯卡纳北部乡下搬到佛罗伦萨,那时候佛罗伦萨的经济已经很发达了,他们开始做羊毛生意,羊毛生意与银行生意是紧密相连的。在银行生意和融资业务之间有协作关系,可以用一个现代术语叫作商业银行。最早从事羊毛生意的美第奇家族发现开办银行是一个更赚钱的买卖,它不需要开办牧场,也不用担心瘟疫给羊群带来灾难,银行是一个简单的用钱赚钱的生意。银行虽然赚钱,但是在当时并不受人尊重,银行家虽然富有,但是却没有地位。

       美第奇家族的第二代掌门人是科西莫,他有一幅保存至今的画像。画像中,科西莫身穿一件朴素但却裁制得很好的裘皮边猩红色的宽大长袍,皮肤灰黄,凹陷的面颊从画家作画那个侧面展开,突显出他高高的鼻子和肥大的耳朵。最令人关注的是他的那双手,很粗糙,紧紧地握着,一只手攥着另一只手;不过,同时能看出他的手攥得很有力,让人感到他根本无法做到镇静自如。

       科西莫内心的不安来源于他的职业,他是一个银行家(靠货币赚钱的人),依靠放贷收息使整个家族富甲一方。但是同时,科西莫还是一位虔诚的基督教徒,放贷收息违背了基督教义。意大利金融史学家蒂姆·帕克斯:放贷收息是被禁止的,那是因为基督教徒们认为,食物是靠汗水和辛勤工作换来的,只有工作才能标志你是社会性的,而钱生钱的事情则被认为是违背自然规律的。(还不承认脑力劳动)

       16世纪之前的欧洲,放贷收息被认为是一件不道德的事情,甚至是一种犯罪。意大利中世纪最伟大的诗人但丁在他的代表作《神曲》中,有一部分内容专门描写高利贷者,但丁把他们放在了第七层地狱。意大利佛罗伦萨大学历史系教授乔瓦尼·希普利亚尼:在意大利教堂从古至今都十分重要的教义是,罗马天主教禁止借钱收取利息。公元325年,罗马教会禁止所有神职人员放贷收息,不久教会将这一禁令扩大到所有人。1179年,罗马教皇宣布,放贷收息的基督徒都将被教会开除。

       陈志武:实际上,西方有过2000多年的义利之争,基督教对货币的抵制和鄙视与儒家非常类似,他们也主张以义、友情、亲情来规范社会秩序,规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最早突破伦理和道德约束允许放贷收息的是犹太人,在犹太教义中规定,如果将钱借给同为犹太人的朋友,是不可以收息的,但是如果将钱借给非犹太教人,就可以收取利息。就是因为教义上的区别,犹太人成为最早放贷收息的民族,而在当时犹太人为此也受到全社会的谴责。1182年,法国将以放贷收息为生的犹太人从法国驱逐出境;1275年,英格兰宣布放贷收息是犯罪行为;1290年,英格兰颁布《驱逐令》,将生活在英格兰的所有犹太人驱逐出境。德国犹太博物馆馆长赫尔·巴克豪斯:宗教关于禁止有息贷款的禁令和社会对贷款的需求之间的矛盾关系,导致犹太人成了替罪羊。人们把在金钱交易中的那种负罪感,都归咎到了犹太人身上。

       科西莫对金钱的欲望似乎总可以实现,但又永远无法满足;他无法原谅自己收取利息获得财富,但又拒绝不了财富的诱惑;他熟读基督教义,又时刻注意自己的银行账目。他的财富越来越多,这让他怀疑自己与上帝的距离是不是越来越远。于是,科西莫开始想办法弥补自己的罪孽,寻找灵魂解脱的方式。而就在此时,意大利也正在寻求另一种解脱方式。

       中世纪的欧洲被称为黑暗时期,严厉的宗教束缚着整个社会。然而,教会的腐败与理性的觉醒开始动摇人们对宗教的盲目信仰。于是,意大利人开始怀念古罗马时期的自由平等,喊出"复兴古罗马文明"的口号。古罗马文明传承于古希腊文明,古希腊强调人生在世不仅是为赞叹神的伟大,而且要欣赏人的伟大,因为人类就是神的体现,是神在地上的继承者。对宗教神权的批判与对人权的重新发现迅速扩展到了社会的各个方面,尤其是文化和艺术领域。这场运动被后人称为"文艺复兴"。

       意大利佛罗伦萨画家巴尔尼:因为艺术是一种独特的认知方式,它向人类自身揭示一种生活的面貌。艺术作品是你想象中的世界,没有这些,世界会变得恐怖、丑陋,会陷入灾难。艺术可以用另一种目光打量现实世界,在艺术作品中,丑陋与美丽并存,并且没有严格的区分,观察者的角度不同看到的将是不同的世界。从艺术作品中,科西莫的灵魂开始得到解脱:用钱赚钱并不是一种罪恶。如果不能得到好处,除了上帝,谁又愿意将钱白白地借给别人呢?如果得不到借款,那么如何解救贫困和危机?从艺术中得到灵魂解脱的科西莫相信将钱投入艺术作品中,可以净化人的心灵,这样的钱上帝也不会拒绝。于是,科西莫决定用最大的财力资助文艺复兴。

       意大利斯特罗齐宫工作人员帕拉佐·斯特罗奇:他们订购艺术品或许是有很多目的的,不能简单地说只有一个原因。其中一个原因是弥补罪孽,这个原罪对于他们是指收取利息,他们觉得订购艺术品是一种洗去罪恶的方式。这场文艺复兴不仅让科西莫得到了解脱,也推动了整个人类社会的文明进程。文艺复兴对人的自然天性有了重新的认识,认为不但可以崇尚人性中美好的一面,同时对人性中无奈甚至丑陋的一面也给予了更多的包容和理解。人权和神权并不矛盾,保护人权就是捍卫神的尊严。这种认识的转变也给货币开辟了一条全新的道路,追求财富不再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财富不代表贪婪和自私,财富是勤劳和智慧的果实。在这场将人权从神权的禁锢中解放出来的文艺复兴运动中,美第奇家族究竟投入了多少资金,人们已无法知道。但人们知道,在美第奇家族保护和资助的名单中,有众多我们熟悉的伟人: 达·芬奇、但丁、米开朗琪罗、乔托、拉斐尔、薄伽丘、马基雅维利;伽利略也曾是美第奇家族的座上宾,他甚至将自己发现的一颗行星命名为美第奇。文艺复兴也让一个银行家族走上了权力的顶峰。美第奇家族不仅控制着佛罗伦萨的政治权力,而且在美第奇家族的历史上,产生了3位教皇、两位皇后、3位大公。

       这场发端于佛罗伦萨并由美第奇家族全力资助的文艺复兴运动,很快在全世界蔓延,从此权力中心不再由宗教和王权垄断,富裕的商人成为制约权力的最重要的力量,银行家的地位得到全社会的认可。1543年,西班牙国王查尔斯五世宣布,放贷收息是合法的。1545年,宗教改革运动与新教领袖之一约翰·加尔文宣布,如果将钱借给别人从事生产性活动,可以收取利息。朱宁:文艺复兴时期,欧洲的皇室与欧洲的人民越来越多地尊重或者渴望财富。
       从中世纪的地中海沿岸到17世纪的欧洲,货币的历史被重新改写。1347年,意大利热那亚商人将货币改换成第一份保险单,1602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将货币转换成第一张股票。依靠资本的力量,欧洲的工商阶层积累了巨大的财富,形成了一个独立的资产阶级。1867年,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将以资本主导社会经济和政治的制度称为"资本主义"。

       货币在西方经过迂回曲折,终于完成了华丽转身,那么在遥远的东方,货币的命运又如何呢?

       铃木一家是生活在日本东京的普通三口之家,家庭成员包括铃木夫妇与女儿铃木结夏。结夏今年10岁,是小学四年级学生。铃木秀彦先生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公司上班,后来辞职在家专职从事股票交易。他说:"我在公司干了10年。辞了工作后的10年,一直在进行股票交易。"玩"人生游戏"是铃本一家三口最喜欢的娱乐方式。在"人生游戏"中,10岁的铃木结夏学会了购买房子、人寿保险这些现代金融的基本内容。这也是日本普通家庭给孩子上的第一堂财富课,也是一堂金融启蒙课。

       日本的货币文化最早来源于中国。一张现存于日本货币博物馆的藏品是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上面清晰可见的汉字表明它来自中国,最早出现于北宋,当时人们称它为"交子"。交子的故里在被称为"天府之国"的中国成都,这里自古人杰地灵、物产富饶,到北宋时期已经成为了丝绸制品的重要产地。

       成都市交子研究学会理事、成都金牛区文管所前所长姜翼德:从公元994年起,成都的铁钱监铸钱就停止了,一直到公元1005年,长达11年近12年时间,成都就没有再铸过钱了,但是,市场上并没有出现钱荒,原因就是发行了交子。在交子发明之前,四川地区使用的是用铁铸造的铁钱。在当时,买一匹丝绸需要2万文铁钱,而2万文铁钱重达130斤,携带铁钱做买卖非常不方便。于是,民间出现了这样一些人,他们拥有雄厚的财力,而且诚信可靠,商人们可以将金属货币存放在他们那里,换取一张特制的收据。商人拿着收据就可以在市场上做买卖,这张收据叫作交子,而印发交子的商家被称为交子铺。
      
       中国支付清算协会预付卡委员会主任王吉绯:纸要想让人家当钱用,必须有实物商品作准备,那个实物商品就是成熟的米、麦。如何证明米麦成熟了,就是在印的交子上面印上一个粮仓,这就说明我们家粮仓就在这儿。

       在中国古代,货币从最早的贝壳,到后来的刀币,又逐渐定型为外圆内方的铜钱、铁钱,而薄如蝉翼的纸币"交子",是货币形态最彻底的一次改变,也被认为是信用货币的发端。13世纪,马可·波罗从遥远的意大利来到中国,他作了这样的描述:所有纸币的发行都是在严格的审查和授权下进行的,而且在每一张纸币上,都需要有主管官员的签名、盖章,在每一张纸币上都留有皇帝的印章,于是,纸币也就拥有了皇帝授予的权威。任何因疏忽而未在纸币上盖章的人将会受到死刑的处罚。

       中国交子出现的时间比西方第一张纸币的出现早了600多年。那么,最早使用信用货币的中国,货币文化为什么没有得到更广泛的认可?最早印发交子的交子铺为什么始终没有能够发展成为现代银行?货币为什么没有能够与工商业结合起来转化为资本?

       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巴曙松:从中国的经济金融史上来看,其实士农工商这种排序是在当时春秋战国的秦国时期正式确立的。从经济史和文化传统上来看,它体现了传统统治者对于在他们管制的范围之外崛起的一个新的市场力量的打压。

       自春秋时期开始,在中国,士农工商就不仅是不同职业的划分,也是社会等级的划分。追求利润、追求财富的工商业处于社会的最底层,在法律上受到歧视。西汉初年开始,法律规定商人不得穿丝绸衣服,不得乘车,不得购买土地;商人的后代不得在政府担任官职。
       陈志武:中国社会对商人的抵制从根本上还是来自于义利之争。从春秋战国开始,儒家主张以义来规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规范社会结构,而不是以市场化和货币化的方式来规范人际关系,组建社会秩序。

       中国历史上也曾出现过大的商人,比如秦朝的吕不韦、元末明初的沈万三、清代的胡雪岩,这些人都曾富甲天下,而人们在谈论他们的商业奇才时,都会加上另一个名号—官商。在中国历史上,商业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也没有独立的商业文明,因此,依靠商业繁荣才得以发展的货币文化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注定只是昙花一现。士农工商是中国古代社会最稳定的社会结构,也成为这个古老国家信奉了几千年的文化传统,并且在东方各个国家蔓延,直到17世纪,东方的一个岛国(日本)率先对这种结构进行了反思和改革。

       距离铃木家不远的地方是东京金融区,这里矗立着100 多座银行、保险公司、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的大楼,每天有数十万人在这里工作。在亚洲国家当中,日本企业的资本化程度最高,这也为日本企业实现全球化提供了条件。日本财务部前副部长行天丰雄:美国、欧洲国家推进金融自由化,取得了成效,并渐渐向日本发展。这样,日本不得不与欧美的金融界竞争。日本受到了欧美金融的影响,这是肯定的。

       1868年日本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开始全面学习西方的工业技术并全盘接受西方的货币文化。在资本的推动下,在日本维持了数百年的士农工商等级制度被彻底摧毁了:曾经居于社会顶层的大名、武士阶层消失了;曾经是社会底层的工商业者崛起了,成为主宰社会的资产阶级。今天,日本是全球经济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东京金融区是全球三大金融中心之一,日元则是全球三大国际货币之一。

       货币文化在东西方与古老文明相互碰撞、相互影响。300多年前,货币在一片新大陆生根,如今这片土地已经成为世界货币文化的中心。
       年近花甲的戴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已经工作近40年,在他的家族中有超过5代人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工作谋生,在这里整个家族见证了美国经济300多年的发展历史。戴维:在我12岁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爸爸在假期就带我来到了纽约证券交易所。虽然不清楚到底看到了什么,但我的爸爸和叔叔会向我解释,"这就是我们的生意,要靠它赚钱养家"。在纽约,像戴维这样的金融从业者超过70万人,金融服务业已经成为纽约乃至整个美国最重要的产业之一。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美国的金融业产值就超过了制造业,2011年,美国的金融业产值高达400亿美元,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3。

       有人分析,美国资本市场的强大与金融业的繁荣,得益于美国接受货币文化的时间比较早。如果追溯到更早的时期,欧洲人开发了北美大陆,欧洲移民不仅传承了欧洲文明,也带来了欧洲的货币文化,此时,货币在欧洲已经完成了资本的转变,北美大陆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创造了新的货币文化。

       100美元纸钞上的头像是美国的开国元勋、《独立宣言》的起草人本杰明·富兰克林。1748年,在《给一个年轻商人的忠告》一文中,富兰克林写道,"切记,时间就是金钱;切记,信用就是金钱;切记,金钱具有繁衍性,金钱可生金钱"。这些忠告道出了一个人、一个资本家乃至整个美国资本主义发展的真谛。1901年,纽约取代伦敦,成为世界第一大城市,华尔街成为世界资本市场的中心。1911年,美国的一本产业工人杂志将一幅漫画刊登在杂志封面上,在以劳工、官员与资本家等搭建成的金字塔中,货币以资本的姿态位于这个金字塔的最顶端。

       美国300多年的历史,就是现代货币文化的发展轨迹。1792年,华尔街的一棵梧桐树见证了美国资本市场的第一份契约;1817年美国开通了第一条人工运河;1835年美国铺就了第一条30公里长的铁路。1944年,新罕布什尔州的一片森林见证了世界金融格局的"排兵布阵"。从此,美国取代英国拥有了国际金融的控制权,美元取代英镑成为国际第一货币。1971年,一个完全依赖电子网络的交易平台纳斯达克交易所成立,1986年微软公司在这里上市交易,2004年谷歌在这里上市交易,2012年脸谱公司在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美国已经成为世界的金融中心,货币在这里被演绎为现代金融,在这片金融丛林中,货币的走向将决定未来的世界格局。

      注:资料来源,央视大型纪录片《货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