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   2017年   |   2018年

发现真实的价格
文/一品梅整理 2014-11-02


      期货,期权,互换这些金融衍生工具,是无数数学家、经济学家、金融专家和业内人士精心设计,绞尽脑汁的结果。这些金融衍生工具超出“实体”很远,如何让人相信,购买,有交易的出现,又如何保证交易的安全,这都需要有复杂的数学模型。
      搞这么复杂,是为了什么?为了发现商品和资产的真实价格。
      价格是市场和社会的中枢。价格的本质是边际效用,是使用资源的真正代价。价格是所有人意志的产物,是尊重和权衡所有人利益的结果。如果价格不正确,则一切资源的配置就会扭曲。价格本质代表了商品交换的比例,价格不准确,就会出现交易不公平。
      金融衍生品市场看起来是买空卖空,在传统道德家眼里,简直十恶不赦。但正是这买空卖空,才能把所有的利益相关者集合起来,让他们投票,发现商品和资源未来真正的价值。表面上是买空卖空,实际上比实打实的干活,还要有价值。美国之所以强大,一个重要原因是华尔街(Wall Street)这条整天买空卖空的不起眼的小街,借助它,美国就可以整合全世界的资源为己所用。

      务虚不如务实?
      
有很多人坚定的认为,如果金融不支持实体经济,如制造业,它就没有价值。
      这也是大错特错的。金融业是一种社会分工,它的作用是发现价格,这一点已经是不世之功。它不可能不影响实体经济,影响实体经济是它的最终结果之一,但它不一定非要“屈尊”去主动支持,靠近实体经济不可。金融业有时间运行的目的,就是其自身。就如诗歌不是当饭吃,大学本质上也不是为了社会提供劳动力。
      很多人总是以为,只有出大力,流大汗的劳动和事业,才有价值。比如种地,打工,或从事制造业,总之实实在在的东西才好,而金融这种虚拟的产业,并不创造价值。
      这同样是一种严重的误会。勤奋工作,有时是为了逃避更艰苦的脑力劳动,乃是一种真正的懒惰。这世界上没有纯粹的实实在在的产业。即使种地,也需要种子,农药,化肥,耕作技术,土壤改良,这些都不是靠“汗滴禾下土”就能自己跑出来的,都需要科学。
      单纯地制造一件东西,非常容易。中国现在就是全球制造业中心。但是,制造什么?如何制造?却不是制造者说了算的。苹果手机虽然多在中国制造,但不过是组装而已。其研发,设计都不在中国,主要的利润也不在中国,这是因为制造太简单,流水线上的工人重复几个动作就是了,我们会,别人也会,比如墨西哥人,越南人,巴西人,但研发却是少数人才能做的。(即那些精密机器设备,没有研发能力,几乎全部靠进口,而我们只会出卖自己的资源和血汗,想来令人心痛。)
      单单出大力,流大汗和重复的体力操作,是不能开创新世界的。能开创新世界的劳动,都是表面看起来很轻松的科学家的工作。而科学的背后是投资。比如新产品,新技术的研究,是需要花大价钱的。谁敢把钱花在听起来不靠谱,成功可能性不大的“天方夜谭”上,比如“乔布斯”关于iPhone的设想?只喜欢实实在在的人,怎么会舍得投资这些古怪的想法。但是有人就敢,他们就是风险投资家(VC=venture capital).
      美国的硅谷孕育了众多世界一流的高科技企业:苹果、英特尔、惠普、Google、Oracle、Csisco等,有了它们,今日人类的生活方式才会迥然不同。但这些领袖级企业背后都有风险投资的支持。
      这一点,凯恩斯早就精辟地论证过,他说经济的繁荣,不是由生产(供给)决定,而是由需求决定的,而需求的关键是投资需求。没有银行和金融的市场,投资会受到极大的抑制。(经济的短期波动受需求影响,而长期的经济增长靠技术进步。)

       金钱是万恶之源?
       货币是指在购买商品和劳务或清偿债务时被普遍接受的任何物体或东西。我理解就是交换时被普遍接受的一般等价物。
       商品--货币--商品。货币是为了获取某种商品或劳务的临时工具。
       富的意思不是有财,宝盖头“宀”指房屋,一寓意安稳,稳定,口表示人员,劳动力,田表示田地。富过去意思是:家庭稳定,人丁兴旺,田地广阔。按现在说法就是有房,有车,有老婆孩子,有事业。生活稳定,家庭美满,事业有成。
       穷的意思,上面的“宀”表示房屋,下面两点洞孔,合起来寓意就是房屋破漏了。下面的力表示力气,力在穴下,表示有劲使不出。看来窝在家里,不出去努力工作,懒惰是走向贫穷的第一步。
       过去愤世嫉俗的文学家,对富人的讽刺和对穷人的歌颂,是武断和无理的。富人之所以富有是为社会做出了贡献,而穷人除了因病致贫,大多是因为懒惰。金钱本身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人性的恶。及时没有金钱,人性之恶也会以其他途经表现出来。

(注:读王福重《金融的解释》有感。文字多出书中,一品梅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