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   2017年   |   2018年

撒娇是消费力
文/王福重 2014-08-03


  自然分阴阳,人间有男女。男人的优势是刚武有力,女人的魅力则在娇柔卖萌。娇,是女性才有的特质。娇者,展示媚态叫人爱怜也。娇俏是女人的最高境界,谓之“极品”或者“女神”。女子展示自己的娇柔,谓之撒娇。

  现正流行的“撒娇效应”,说的是女人撒娇能促进社会和谐、经济发展,撒娇就是生产力。

  大经济学家凯恩斯,证明了一个道理:需求对经济的重要性远远大于生产,或者说消费比生产重要。经济的繁荣是由需求而是生产决定的。人们愿意花钱,对一国经济极端重要。从这一点来说,撒娇是生产力,是不太确切的。准确地说,撒娇是消费力。撒娇生产力或消费力,就是女人施展魅力让男人花钱的能力。这个能力,增加了经济中的总需求,可以促进经济持续繁荣。

  女人为什么大量的“供应”撒娇,其实是因为男人在“消费”撒娇,虽然这种消费的代价高昂,但是从古至今,男人们都是乐此不疲,甚至是奋不顾身。

  女人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人类的历史,也是一部女人撒娇史。不过,这有趣的历史,总是被愤怒的中国酸腐文人归结为“红颜祸水”。妲己、妹喜、褒姒、西施、貂蝉、玉环、飞燕、陈圆圆,这些柔弱的美女,似乎都有亡国的本事。

  这样的故事,一直演变到今天,新闻媒体热衷于总结说,贪官几乎全有美女情妇。似乎又是美女害了官员。

  其实,红颜祸水,是有意无意的误解和对美女的污蔑。国家兴亡,有责的是匹夫。而不是不参与政事的女子们。而且女子多被动,被君王看上,如何逃脱得了呢,杨玉环还是玄宗的儿媳妇呢。你看《甄缳传》里那些女子,不管多高傲,到了宫里还不是得争宠。而美女情妇和贪污,也仅仅有表面上的联系,只有相关关系,而无因果必然联系。贪官存在的根本原因还是制度约束和法律约束的纰漏。但是,指出贪官有情妇,把严肃的法律问题道德化,似乎可为贪官洗地和减轻罪过。

  红颜根本不是任何意义上的祸水,说女人有罪,好比强奸犯说女人太美,我没办法不霸王硬上弓一样荒谬。俗话说的好,我可以骚,但你不能扰。菜刀可以杀人,也可以切菜。不能因为有人用菜刀杀人,就把罪过扣在菜刀身上。也不能把女人当成祸水。

  但红颜祸水,也从反面证明,可爱的女人撒娇对男人的巨大的杀伤力。不止是帝王们喜欢可爱的女人撒娇,每个男人都喜欢。区别仅仅在于,要么凭借自己的本事吸引美女,要么权色交换罢了。

  古人说的刚柔相济,以柔克刚,是大体不错的,也对人性的深刻洞察。经济学家说,每个人都追求自己利益的极大化,而最终追求的,又是个人快乐的极大化。对于大多数男人来说,获得女性的青睐或者收获女性的撒娇温柔,是人生最高的目标之一。不仅寻常的男人,即使项羽这样的盖世英雄,也不过是想获得虞姬的爱慕。有历史学家认为,中国最英明神武的皇帝之一的汉武帝,连年征伐,据说也不过是给心爱的卫子夫的兄弟们立功的机会。而早年的武帝,一见到可人的表妹阿娇,便要立誓给她一座金屋。所有的男人,都会被撒娇所俘获,这样的男人才正常。那些毫不为撒娇所动的男人,是有病的。他们人生所求者何也?

  当然,不是说,只有美女,才有撒娇效应。美丽没有标准,因人而异。此人之肉,彼人之毒。每个女人都是美丽的。不是说只有邋遢的女人,没有丑陋的女人吗。几乎任何女子,都有撒娇的本事。

  也不是说女人头脑简单,就会撒娇邀宠。相反,女人比男人头脑复杂多了。有句话说的好:男人终究不过是一种头脑单纯的动物。女人天真撒娇的背后,是女人更富有热情,对生命和生活更有体悟和把握能力而已。她们释放娇柔,也许一部分为了男人,“女为悦己者容”,但更多的也是为了女人自己。

  如果说在古代,撒娇是作为男人的昂贵的消费品,那么现代女性的撒娇,则更进一步,可以让她们通过撒娇直接从男性那里接管财政大权,消费大权。

  跟直觉相反,在一个家庭内部,花大笔钱的最后决定者是家庭主妇;在恋爱中,消费的水平和结构也是女友而不是男友决定的,无论是看足球还是欣赏电影,都要凭女孩子的意志,当然女孩也可能照顾男孩的情绪而放弃自己喜欢的东西。

  撒娇并不只是显示女人柔弱的一面,有时女人使些小性子,发点小脾气也是撒娇的一种方式。无论哪种方式,男人选择服从,因为经过多次博弈,男人们早已发现,跟老婆或者女朋友对着干,是要倒霉的。一个成语叫美丽逼人,意思正是女有一种让男人屈从的力量。

  在表面感性、天真、娇嗲的背后,是女人理性的判断和精细的计算能力。她们撒娇,是为了让男人有尊严地改掉他们冲动的毛病。一个家庭、一个经济,只有理性占上风的时候,才会有好状态。女人管财政,家庭才会安澜和谐。

  女人撒娇,是想获得男人的爱怜,所谓楚楚动人。女人之间的争斗,比男人们更经常地发生,她们比谁更美丽、谁的奢侈品更多、谁的老公更有魅力、谁的孩子更聪明等等。此所谓女人爱慕、追求虚荣。虚荣过去经常被指责为某种瑕疵、缺点。其实,所谓虚荣,不过是热爱生活的另一种说法罢了。如果女人不撒娇,不竞斗,不攀比,不虚荣,男人一多半的奋斗动力就衰竭了。如果女人个个不撒娇,只求素面朝天,粗食布衣,那大部分的奢侈品行当,从时装到化妆品,都会萎缩消失,而经济的大部分行业,都是奢侈品而非必需品,经济将立即由繁荣转向衰败。

  如果说,经济繁荣是由需求推动的,而女人决定了一多半的消费需求(有好事者统计说60%的消费是为了女人),那么,撒娇效应对经济繁荣,就是一种必要。

  据说,郭敬明为拍电影众筹的时候,女粉丝远远多于男粉丝,女人支撑起郭敬明(以及韩寒)文学和电影市场的大半个江山,这就是“她力量”。

  据说,目下最时髦的网购,女性买主比男人还多。因为他们为自己和为男人们挑选货物更用心,更不厌其烦,在网络这个大海里,她们的耐心和细致,绝对必要。互联网经济更像是一种“她经济”而不是“他经济”。

  她经济成功的典范还有“唯品会”,凭借时尚商品限时特卖模式,借助女性撒娇产生的消费力赚的盆满钵满,唯品会最新推出“814撒娇节”,也算把“撒娇效应”运用到极致了。

  请让女人继续撒娇下去,促进消费,拉动经济的同时,让这世界会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