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   2017年   |   2018年

三十而立吗?
文/一品梅 2014-08-02


  三十而立,常用来形容人到三十了,应该成家立业了,就是家庭美满,事业成功了。常常用于男人,如果三十既无家也无业就会被世人理解为三十了活得很失败,会给不立的男人思想上形成很大的压力或负面影响。三十而立真的是这个意思吗?
  此语出自孔子:"吾十有五,而治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论语-为政》)。
  学,现在指增加知识,而这里志于学,就是孔子说的“至于道”,道是用来提高精神境界的真理。孔子还说过:“不知礼,无以立也。”所以孔子说的他“三十而立”,是指他这时候懂得了礼,言行都很得当。并非三十了就成家立业了。
  正名
  有个国君问治理国家的原则,孔子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在社会关系中,每个名都含有一定的责任和义务。君、臣、父 、子都是这样的社会关系的名,负有这些名的人都必须相应地履行他们的责任和义务。君有君道,依道而行,才真君子也,否则,名不符实,伪君子也。
  仁、义
  义,是事之“宜”,即“应该”。社会中的每个人都有一定的应该做的事,必须做这些事才符合道德。如果出于非道德的考虑,即使做了应该做的事,这种行为也是不义的行为。用儒家蔑视的词来说,就是为“利”。在儒家思想中义和利是对立的。“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人在社会中的义务,其形式的本质就是“应该”,这些义务都是应该做的事。这些义务具体的本质就是“爱人”,就是“仁”。有个学生问什么是仁,孔子说:“爱人”。真正爱人的人,是能够履行社会义务的人。爱人就是人的一种德性。
  忠、恕
  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又说:“夫仁者,己欲立而力人,已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誓,可谓仁之方也己。”(《论语-雍也》)
   己欲立而力人,已欲达而达人。就是说,己之所欲,亦施于人,这是推己及人的肯定方面,孔子称为“忠”,即“尽己为人”。推己及人的否定方面,孔子称之为“恕”,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忠恕之道同时就是仁道,所以行忠恕就是行仁道。行仁就必须履行在社会中的责任和义务,也就包涵了义的性质。因而忠恕之道就是人的道德生活的开端和终结。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里仁》)
   知命
   从义的观念,孔子推导出“无所为而为”的观念。一个人做他应该做的事,纯粹是由于这样做在道德上是对的,而不是出于在这种道德强制以外的任何考虑。然道家讲“无为”的学说。依儒家看来,一个人不可能无为,因为每个人都有些他应该做的事。【无为的观念就是依道而行,顺乎自然一样做他应该做的事,个人理解孔子和老子讲的是都是一个道理,都是一脉相承的】
   孔子又说:“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天命,就是事物的发展规律。我们做事,除了自身的努力,还要靠外在的一些天时,地利等条件的配合。我们所能做的,莫过于一心一意地尽力去做我们知道我们应该做的事,而不计成败。这样做,并不计得失就是“知命”。也许就是我们常说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孔子说:“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
  如果我们能做我们应该做的,而最后的成败不去无所萦怀。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在某种意义上,我们也就永不失败。道德上的义务我们尽到了,行动的成败的结果,我们不必患得患失,因而永远快乐。所以孔子说:“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论语-子罕》),又云:“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论语-述而》)。
  孔子说的四十而不惑就是此意。林则徐有云:“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至此,只是认识到道德价值。到了五十六十,他就认识到了天命,并且能够顺乎天命。换句话说,他到这个时候也认识到了超道德价值。西方哲学家苏格拉底觉得是受神的指派,来唤醒希腊人。孔子的感觉类同也受天的使命。孔子到了七十就能从心所欲,而所做的一切自然而的然的正确。

  东西方的差异
  
西方是强调私有制,强调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的同时,也促进整个社会的繁荣,每个人都因此享受了更多的剩余价值。西方在强调个体利益给人感觉好像很世俗,而对社会整体而言却是正向的导向。 而中国长期的小农思想,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追求的是天人合一。在社会人与人之间,更倾向于忠恕仁义。做自己应该做的事,但又要让人在入世的心态达到出世的境界。(统治阶级是不是让人让似乎有点逆来顺受的感觉呢?)。
   或许,东方人追求的是在精神层面的更高的思想境界;而在西方人思想世界里,是不是更强调唯物观?比如强调个人利益的私有制,强调人与人之间交换的利益公平。而在东方人的思想里人生最大的价值就是无私的奉献,把自己的聪明才智发挥出来,就是完美的人生。
  或许,东西方并不矛盾。中国人即使是行使仁义,也是要讲究公平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便知。在追求现实的公平的同时,也追求精神的自由,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以入世的心态达到出世的境界。西方人应该不仅是追求公平,也追求精神的自由,大量人信仰基督教就是例证。
  或许,每个人都在追求物质的财富和精神的世界,来实现完美的一生,这应该是人类的共性。
  

注:读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第四章有感,内容多处来自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