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   2017年   |   2018年

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
文/一品梅 2014-07-20


      影响总需求的因素多是外生因素,比如货币政策或财政政策;影响总供给的因素多是内生因素,如名义工资,原材料价格的变动。总供给的主动变化可能导致滞涨,而被动变化常常是内生因素,自发的影响。
      货币政策长期为货币中性,如图:

      从A ==> B ==>C ,名义货币增多了,实际货币不变,长期看,货币政策对经济的影响是中性的。
      财政政策如何呢?
      财政政策,最终导致利率一直上升,价格一直在上涨,私人投资一直在下降,财政政策具有挤出效应,所以说对社会经济是非中性的。
      由于政府投资的效率低于企业投资的效率,所以政府为投资为主导的经济,只会让社会越来越缺乏效率。比如08年中国的四万亿的投资就主要投资在了基础设施,而私人投资主要投资在生产领域。西部边远的高速公路,投资额巨大,经济欠发达,而没有什么车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收回成本,可见缺乏效率。
      进10多年来,我国采取以政府为主导,房地产为支柱的的投资拉动方式来拉动经济。根据上面的理论,我们看看中国经济都发生什么变化。
      政府的投资(财政政策),根据上面的理论可知,物价P会上升。物价P上升会导致货币交易的增大。比如13亿人,2002年一碗面条4元/饭,到了2012年涨到了8元/碗。那货币交易额就会从13亿*4=52亿,增加到104亿,可我们吃的面条还是那碗面条。这意味着社会名义货币多了52亿。如果按房价来算,这个数字会非常惊人。北京澳林春天朝阳区林萃西里每平方米均价5300元。2012年6,7万一平米,翻了至少12倍。
      央行必须印发基础货币,而我国的基础货币从2002年的18万亿增长到2013年的110.65万亿。而我国的GDP2013年供给,56.8万亿。
      大量货币的印发,是对国民的一种隐性税收,是对国民财富的稀释!物价的持续上涨,而收入的持续上涨跟不上物价的上涨,导致人民的实际收入和可支配收入持续下降,从而导致我国的消费持续下降。
      政府的投资主要由地方政府主导,银行的贷款,大部分都被地方政府和央企,国企以极低的利率贷走。根据上面的理论,政府的投资和国企的投资有挤出效应,会挤出大量私人投资,民营经济无资金可贷,导致民营经济资金紧张,为了弥补物价上涨导致的交易额的上涨,民企必须借到钱,只好被逼迫借高利贷。由于我国实行的是利率管制政策,挂牌利率r不变。实际利率是什么,是货币市场的价格,民间出现了高利贷,可见实际利率要远远高于银行的挂牌利率,这或许成为了很多国企转手放贷给民企,扮演类金融的角色赚利差。一旦央行紧缩货币政策,资金紧张,周转困难,很容易导致民企企业资金链断裂,民企倒闭,老板跑路的现象(不跑不行,民间的催款人想想会用什么招,中国的法律也会判刑坐牢...逼到绝境了,不跑不行)。
      而国企,在投资中高歌猛进。 尤其在08年的四万亿的投资和近10万亿的货币政府,更是壮大了国企,一些央企成为了世界500强,比如中国工商银行一度成为全球市值最大企业(和讯网:2013.4.20,2373亿美元)。
      由于大量资金被地方政府和国企以极低的利率贷走(由于投资效率低,高利率无法偿还),为了帮助地方政府和国企少还钱,利率r保持不变,价格P上升,为了保持实际货币供给M/P不变, 央行必须增发货币。货币M2到现在差不多118万亿,几乎是GDP的两倍,保持固定利率真正是为了谁?一目了然!
      由于价格P上涨,而民营企业无法从银行贷到款(即使有也不过1%,还得靠关系的),对于民营企业实际货币大量缩水M0/P,所以民间借贷利率r很高,私营投资I会下降,再加上民众的消费能力下降,直接导致民营经济的萧条。而民企投资的下降,有直接影响这国民收入(GDP)的下降。
      投资拉动经济的方式不改变,只相信地方政府比市场更聪明,有形的政策比无形的手更有效率,只会加剧贫富分化,社会更萧条。民营企业用最少的资金贡献了50%的 GDP,解决了中国80%就业人口,解决新增就业人口90%,可以说民企的兴衰,影响这着国民的收入和福利水平。也可以说民企活,全盘棋也就活了。不改变经济增长方式,只会造成国进民退,分配不公,贫富分化加剧,消费下降,社会萧条......经济危机。


荷花代表宁静与幸福。注:摄影师:杨云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