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   2017年   |   2018年

一亿人口如何在城镇化落户?
文/一品梅  2014-04-03


      3月16日,《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发布。
      现状
      1)目前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3.7%,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只有36%左右,不仅远低于发达国家80%的平均水平,也低于人均收入与我国相近的发展中国家60%的平均水平。
      2) 目前我国服务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仅为46.1%,与发达国家74%的平均水平相距甚远,与中等收入国家53%的平均水平也有较大差距。城镇化与服务业发展密切相关,服务业是就业的最大容纳器。
      3)我国人均耕地仅0.1公顷,农户户均土地经营规模约0.6公顷,远远达不到农业规模化经营的门槛。城镇化总体上有利于集约节约利用土地,为发展现代农业腾出宝贵空间。城镇化总体上有利于集约节约利用土地,为发展现代农业腾出宝贵空间。同时城镇化是解决农业农村农民(三农)问题的重要途径。我国农村人口过多、农业水土资源紧缺,在城乡二元体制下,土地规模经营难以推行,传统生产方式难以改变,这是“三农”问题的根源。
      4)目前东部地区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2.2%,而中部、西部地区分别只有48.5%、44.8%。京津冀、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等一批城市群已经率先发展,中西部地区发展相对滞后。为了推动人口经济布局更加合理,需要支援,扶持中西部发展,形成新的增长极,使区域发展更加协调。
      5)目前农民工已成为我国产业工人的主体,受城乡分割的户籍制度影响,被统计为城镇人口的2.34亿农民工及其随迁家属,未能在教育、就业、医疗、养老、保障性住房等方面享受城镇居民的基本公共服务,产城融合不紧密,产业集聚与人口集聚不同步,城镇化滞后于工业化。
      基本原则
      1)以人为本,公平共享。以人的城镇化为核心,合理引导人口流动,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稳步推进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不断提高人口素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公平正义,使全体居民共享现代化建设成果。
      2)市场主导,政府引导。正确处理政府和市场关系,更加尊重市场规律,坚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切实履行政府制定规划政策、提供公共服务和营造制度环境的重要职责,使城镇化成为市场主导、自然发展的过程,成为政府引导、科学发展的过程。
      目标
       1)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左右,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达到45%左右,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与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差距缩小2个百分点左右,努力实现1亿左右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镇落户。
       2)城镇化体制机制不断完善。户籍管理、土地管理、社会保障、财税金融、行政管理、生态环境等制度改革取得重大进展,阻碍城镇化健康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基本消除。
      政策
       1)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按照尊重意愿、自主选择,因地制宜、分步推进,存量优先、带动增量的原则,以农业转移人口为重点,兼顾高校和职业技术院校毕业生、城镇间异地就业人员和城区城郊农业人口,统筹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和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2)以合法稳定就业和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等为前置条件,全面放开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城区人口50万—100万的城市落户限制,合理放开城区人口100万—300万的大城市落户限制,合理确定城区人口300万—500万的大城市落户条件,严格控制城区人口500万以上的特大城市人口规模。大中城市可设置参加城镇社会保险年限的要求,但最高年限不得超过5年。特大城市可采取积分制等方式设置阶梯式落户通道调控落户规模和节奏。 (请参考《城镇化的规律》)。
      路径
      提升城镇化关键是就业与创富机制,没有就业的提升,就不可能有人口城镇化。人口城镇化的背后是公共服务均等化,是就业机会最大化,没有就业没有基础社会保障机制,所谓的人口城镇化就是无源之水。
      2012年,我国的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已达52.6%,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为35.3%,通过8年的时间,常住人口的城镇化率提高7.4%,户籍人口城镇化提升9.7%,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略微快于常住人口城镇化。
      制订谨慎而现实的目标,基于如下事实,中国城镇化发展过程中所产生的就业岗位无法满足庞大的就业人口需求,人口城镇化需要政府真金白银的保障支出,而当地政府无法通过城镇化产生的财富足额支付。目前农民工已成为我国产业工人的主体,被统计为城镇人口的2.34亿农民工及其随迁家属,这些常住城镇人口没有能够享受到公平保障服务,因此他们的财富主要体现在乡村宅基地上空荡荡的楼房,人地分离必然造成土地资源大量浪费。如果到2020年有1亿农民工朋友从常住城镇人口,转化成为户籍城镇人口,保守估计,政府需要支付人均10万元的转化成本,不刨除通胀,需要10万亿元的成本。
      关键是农民进城后的就业问题如何解决,没有就业,就是死城。
      要增加就业,靠的是调动市场活力,靠的是增加农民工朋友的就业技能。非公有制经济这块税收的贡献超过了50%,GDP所占的比重超过了60%,就业贡献超过80%。如果从新增就业来看,它的贡献达到了90%。很明显,目前拉动经济主要靠的是民间市场的活力,靠国企靠央企,不可能解决中国的就业难题。
      我国城镇化率近年来每年增长1.3%,每年相应增加城镇人口1800万人,但每年新增就业岗位不到1200万个。此外,许多城市的新区建设是人为拉动,产业支撑不力,涉及2.6亿农民工在城市的发展和生活保障问题,他们进城后的就业缺乏稳定性。中低端的服务领域就业、像富士康低端制作业就业显然无法让这些农民工朋友在城市尤其是大城市中立足。一些地方因为拆迁暴得厚利的农民工朋友,花光手中的钱后沦为城市贫民,有鱼无渔,城镇化行之不远。
      人口城镇化是硬骨头,涉及利益分配、保障体系建设等各个方面,但重中之重是发展市场解决就业,使城镇化成为健康的有源之水。有市场,有就业,有一切。
      
(注:路径主要参考叶檀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