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   2017年   |   2018年

城镇化的规律
文/一品梅  2014-04-01


      我在《小城镇,大战略》说政府的政策:严控大城市人口规模,适度放开中大城市,放开小城市落户。城镇化会依照政府的意愿发展吗?
      叶檀说,当初首尔试图阻止城市扩张,想尽办法也无济于事,最终顺其自然建成首尔经济圈。城市群要扩大,城市容纳的人口要进一步增加,未来大城市的人口只会增加不会减少。这是资源集聚、市场选择的必然结果。中国的大城市会越来越大,而后逐步导入到大城市郊区、而后是城市群中的中小城市。如果实践证明的规律如此,那么试图把城镇化过程中的农民主要引入小城镇的企图不会成功,这与资源配置、与流动人口本身的意愿背道而驰。

      在城镇化过程中最大的制约是软性制度的变革。
      比如户籍。户籍二元制使这些外来人无法享受统一的就业和社保,他们无法改变户籍,无法改变身份世袭传递,他们最终的保障依然维系在农村的土地上。中国目前有2亿多的人口虽然居住在城市,实际上是农村人口,虽给城市带来了繁荣,却因为户籍而没有享受到城市的发展好处,叶檀称为虚假城市人。放开户籍使人随居住地走,城市群之间的户籍、社保能否一体化是重中之重,没有区域内资源的市场配置、人口的自由流动,北京和保定虽然一箭之地,却远隔天涯;而上海老年人到昆山养老心有余悸,地铁能到之处,医保却不能到。

      房地产的资本化过程,是大城市驱逐平民的过程。城市耸立着大量楼盘,有些新区沦为空城鬼城,却无法容纳从农村来的异乡人,他们买不起城市商品房,低工资使他们成为城市中的无效消费群体。目前的土地使用存在双重浪费:土地浪费,外来打工人员在家乡的宅基地上建起高房,却不去居住,他们拥有耕地却不靠耕地为生。市场经济下,应该有人住的新区商品房沦为鬼城,是一种资源的大量浪费;而另一边是一群合租,群组,蚁租无力购买。总之,我国的土地大量浪费,资源没有得到合理配置。世行开出的药方是是:减少浪费、增加土地的使用效率、增加城市人口密度、改变税制增加不动产税等。
      建议:户籍、社保一体化建设。规划农地流转,使经营权和收益权分离,提高农业现代化。

      注:观点多是从叶檀博文《假装城里人》而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