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   2017年   |   2018年

公务员养老金高不高是伪命题
文/叶檀  2014-01-10


      公务员养老是普通人心中的伤口,现在,一篇名为《民生观:公务员养老,制度并轨不是平均主义》的文章,在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此文指出,制度统一是改革的方向,但是在养老金待遇上不宜搞简单的“一刀切”。以“平均主义”偷换“公平”的概念,将会产生新的不公。文章列举德国、美国等国较普通人优厚的公务员养老,证明公务员养老待遇较普通人为高,是正常现象。何况,目前我国“国考”录取率如此之低,“一般来说,能考上公务员的,文化程度也较高,读书时间长、教育投资大。非要让公务员的养老金和蓝领工人水平一样,对寒窗苦读十几载的公务员来说,是否也不公平”?

      在承认需要改革的大帽子下,坚持的是强盗逻辑。

      一些国家公务员养老金较高,是有前提的,第一,有透明的公共财政体制,其次,在社会财富分配中,政府及其公务员不是资源的主要分配者,也不是财富的主要拥有者,第三,有严格的法律规章,公务员养老金高低并不由权力部门自己说了算,而是经过严格的论证最终通过程序成为大众的意志。

      如果我国有完善的公共财政体制,财政收入与税收没有远超GDP增长,权力部门掌握主要资源配置权,没有千军万马参加“国考”争当公务员,恐怕没有那么多人对公务员的养老金感兴趣。

      任何一个规范的市场经济国家,公务员的薪酬福利特点就是,饿不着也富不了,与企业主、金融家的收入不能比,担任公务员大多是冲着稳定而非高薪高福利,稳定与高薪就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公务员的福利体制,不可与社会对成功者的激励机制混为一谈,公务员中有人才,但大多数不可能是人才,以低风险为人生皈依、一杯茶一张报纸的人生,不可能是为社会创造财富。流传已久的错误观念是,高学历就是人才,因此北大学生卖猪肉激起一片惋惜之声,就像封建时代中举的人不应该从事下里巴人的职业,观念陈腐不堪。人才的衡量,在商界是为社会创造的经济价值,政界是为社会创造的制度价值。守低风险求高回报,社会的激励机制必定扭曲。

      我国公共财政体制非常不完善,法律机制不健全,公务员养老体制未经过特定程序获得民意认可,同时权力机构的财富配置权太大,大到让人担心。此时与德国等国家相比,是不合适的。

      有学者指出,一些西方国家公务员退休金标准一般略高于社会平均水平,但是德国公务员养老金替代率最高也不过72%,美国公务员养老金替代率低于60%,日本只有50%,而中国公务员养老金替代率却在90%左右,到达一定级别的官员占用绝大部分资源,终身有靠。相比而言,我国职工养老金替代率由2002年的72.9%下降到2005年的57.7%,2011年下降到50.3%,现在更是下降到45%左右。

      确实,美国公务员养老金总体而言高于蓝领工人,但没有个人不缴纳养老金的特权,退休后成为普通人,与所有退休人员一样,享受通彻胀保值贴补。医保也是如此,无论是市长还是清洁工,缴纳同样的金额就享受同样的福利,公务员内部有大体公平的待遇,更别说搞出一大堆编外人员供编内人员奴役。

      严格的制度堵住了漏洞,制度不会让公务员吃亏,也不可能让公务员成为特权阶层。《文职公务员退休制度》对美国联邦政府中的文职人员的养老、救助和残疾福利进行了规定。公务员的工资中扣除8%(军人为7%)左右的养老摊派金(相当于中国的养老保险金)和1.45%的医疗保险,工作年限不同替代率不同,按照公务员连续三年任职期间连续3年最高工资的平均工资作为计算基数,大家无话可说。在经济下行周期、失业率高企之时,美国有不少人羡慕公务员旱涝保收,却没有人对公务员的待遇心生怨恨,原因就是长期形成的不言自明的规则意识。什么人,多少待遇,一清二楚,想发财?别当公务员。

      亿万富翁布隆伯克从政担任纽约市长,年薪只能象征性的1美元,而纽约市长的薪水一年不过270万美元。2009年,高盛、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三大投行的花红接近300亿美元,每位职员拿取25万美元花红,约为去年美国中等家庭收入的5倍。

      没有公共财政,吃皇粮队伍大幅扩张,吃空饷事件时有耳闻——在权力掌握资源配置的土壤中,抱怨养老金过低,不过是撒娇,担心丧失既得利益的未雨绸缪。

      公务员养老金高不高是伪命题,改革原始而庞大的权力机构,建立现代市场体制,才是百年大计,是基础工程。

      (一品梅注:关于公务员养老金双轨制的评论,看了很多:“三公”消费越来越高,腐败分子越来越多,高薪不能养廉,因为人的欲望是无限的;劳动创造价值说,公务员是分配财富,而不是创造财富;公务员没压力没负担,要那么好作甚?清廉绝不靠待遇,而靠法制和监管。唯独叶檀的评论有理有据,真有点大快人心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