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   2017年   |   2018年

不能兑现的财富
文/一品梅  2014-01-02


      截至2013年6月底,中国铁路总公司总资产46631.59亿元,总负债29182.15亿元,占比65.3845%。铁总公司的资产负载表非常漂亮,可资产不能出售,没有接盘的价格是无效价格,只有财富生产能力而一 直亏损的企业是糟糕的企业。铁总公司如果偿还债务必须提高经营效率,否则资产价值再高也是无济于事 。

      截止2012年底,全国各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约为190659.29亿元。占当年GDP(518942亿元)比率36.74%,将或有债务折算在内,2012年底全国政府性债务的总负债率为39.43%。截至2013年6月底,全国各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206988.65亿元。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9256.49亿元。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66504.56亿元。比率和2012年底相差不会太大。

      政府可以负债,举债要增加人民的福祉,而不与民争利。因为政府是一个分享财富的组织,而不是像企业一样可以创造财富。欠下这么多的债,终归有全国老百姓纳税人分担。

      地方政府债务与土地之间过于密切的关系,截至2012 年底,11 个省级、316 个市级、1396 个县级政府承诺以土地出让收入偿还的债务余额34 865.24 亿元,占省市县三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余额93642.66 亿元的37.23%。这就意味着,只有土地价格上升到足以覆盖开发成本,地方政府才能偿还债务。不仅如此,由于目前抵押贷款或多或少与房地产有关,因此,无论贷款还是信托,其背后的抵押品主要就是房地产。土地征用、出售掌握在政府手中,政府与土地的双重信用保障廉价资金源源不断流入政府相关部门手中。由政府背书、土地背书获得廉价资金,这一激励机制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

      在北京,房价高到只剩下贵族人的游戏,大量中产阶级无力购买。我听过一对小两口,举两家全部财力购买一处房产,房价的高企并没有增加人民的福祉,相反却增加了对未来的担心和恐惧。如果房地产一旦下滑,房地产开发商没有钱去买地,政府也没有更多的土地财政收入,政府的债务立刻显现。
      那怎么办?政府靠印钞票悄悄转移老百姓财富?如果让房地产不要走到无解的地步,提前稳健的回归到合理的水平。我想政府应该要做到几点:
1政府要精兵简政,2,限制三公消费,严禁大吃大喝,讲排场。3,严禁再举债大拆大建。目前习李新政正在努力,让我们拭目以待。

(注:读叶檀《地方债背后是经济结构失衡》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