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   2017年   |   2018年

乱世佳人
文/一品梅  2013-12-22

      A civilization has gone with the wind
      一个时代的文明随风而飘逝...

      关于文明
      年轻、活泼、可爱的斯嘉丽,经受了战争的洗礼:新婚不久战争夺取她的丈夫,为她心爱的人像梅兰妮一样焦虑、担心,目睹了战败中伤残死亡的士兵,乱世中人们的四处逃命,为梅兰妮接生,母亲的病逝,父亲无法接受现实而痴呆,家中上下人的生活困境,使她不得不坚强,和命运抗争!
      艾希礼,精神一直生活在过去的文明中:缅怀十二棵橡树的唯美环境中绅士一样的生活。在乱世之后唯一能让他活下去的理由是她的妻子梅兰妮,梅兰妮既能修养悠闲的生活又能勇敢的面对困难:用自己的人格与行为来纪念着过去,极大地安慰了那些对过去怀念的人;用自己的勇气与气度,包容着开始新生活的人,给予他们理解与支持。 另一个更能适应文明之后的文明的是斯嘉丽:她不顾名誉女人开办木材厂,和北佬做生意,甚至雇佣成本低廉的犯人。
      关于爱情
      斯嘉丽一直深爱着艾希礼。
      在艾希礼和梅兰妮订婚的聚会上,她无法午睡,不顾一切,想尽办法要告诉艾希礼自己的想法:"我爱你!",这种感觉驱动着她,用自己的行动争取最后的机会,她或许根本没有想过后果。
      在艾希礼圣诞之后再赴战场时,艾希礼要求斯嘉丽照顾好自己的妻子梅兰妮,她答应了。面对未来生死未卜的艾希礼,斯嘉丽要求与她吻别,并期盼着他能说出那句期盼已经的那句话,也足以表明斯嘉丽内心深处是深爱艾希礼的,而艾希礼想到自己的妻子是无法选择的。在东方文化中,对于已婚双方,在去往生死的路上有这种爱的行为?不知道是否能接受呢?斯嘉丽冲破了道德的约束,去追求了她内心真实的感受。
      在文明之后的文明中,斯嘉丽面对艾希礼的孩子和妻子梅兰妮,她无法改变事实。她不得不让改变自己的想法,父亲留给她的土地,成为她活下去的希望。第二个丈夫为了她死去之后不久,便和多次在危难中帮助他、并一直爱她的白瑞德结了婚。不久,生有一女,在富贵奢华的生活中她依然没有忘记艾希礼。当梅兰妮去世的时候,斯嘉丽才明白艾希礼一直爱的是他的妻子,而她所爱的是根本不存在的事实。这时她想起了深爱她的瑞德,而瑞德因她的表现从心里彻底失去了信心,而选择自己小时候的故乡来寻找生命的意义。
      这也许就是人的矛盾之处:拥有的不懂得珍惜,未得的却认为是最好的。她喜欢艾希礼什么呢:英俊?绅士?风度?说不好,也许爱的幸福是不需要回答的。爱他什么?爱他多深?及时知道爱的是一个不存在的事实,也许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爱过了,这种爱的感觉带给了她幸福感和存在感。也许,在爱的世界里,重要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
      在爱的过程中,斯嘉丽的不同时期,她对艾希礼的想法也不同:在战乱中,她无暇顾及,生存是唯一需要克服的,在生活的边缘很难有爱情可言。而富贵安逸之后,她面对着瑞德,心里思念的却是艾希礼。人的想法就是这样复杂,因人、因时、因事而不同,你很难用一个标准去衡量一个人。
      ”在爱情里,人心始终换不来人心。价值等量交换在这里彻底成为一个笑话。我爱你,你便是全世界。我不爱你,那么即使你将整个世界拱手相送,我也不会动摇半分。[1]“
      斯嘉丽终究没有得到艾希礼的心,瑞德终究没有得到斯嘉丽的心。他们之间的人生经历和爱情故事,所构成的文明最终也随风而逝。。。

(注:[1]摘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