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   2017年   |   2018年

幸福是什么?
整理/一品梅  2012-08-06
        幸福是什么? 幸福在于心情的平静与愉快。心情没有平静,便不能有愉快;只有心情完全平静,几乎没有什么东西不会令人觉得有趣。
        在每一种永久的处境中,由于没有预期改变,每一个人的心情,经过或长或短的一段时间后,便会回归到它那自然与平常的平静状态。在顺境中,经过一段时间后,它便会回跌倒那个状态;在逆境中,经过一段时间后,它会上升到同一状态。时髦且轻佻的罗如恩伯爵,被关在巴士底监狱里一人独处,经过一段时间 后,便恢复足够平静的心情,能够以喂养蜘蛛自娱。一颗更为充实的心,也许不仅会更快恢复它的平静, 而且也会更快在它自己的思想中找到某种更好的点子自娱。
        人生中的不幸与失调的主要来源,似乎是源自过度高估各种永久的处境彼此之间的差别。贪心过度高估贫穷与富裕之间的差别;野心过度高估私人职位与公共职位之间的差别;虚荣心过度高估默默无闻与声名远 播之间的差别。一个醉心于任何这些过度热望的人,不仅在他实际的处境中是不幸的,而且也往往想要扰乱社会的平静,以便达到他如此痴心羡慕的处境。然而,最微不足道的观察或许便可使他确信,一颗善良的心,在人生所有不同的处境中,可以是同等平静的,同等快活的,同等满足的。没错,有一些处境也许比其他处境更值得我们去偏爱,但是,绝对没有什么处境值得我们以这么一种激烈的热情去追求,以至于使我们违背了审慎的或正义的法则;或者说,使我们葬送了我们未来的心灵平静,使我们在回想起自己的愚蠢时感到羞愧,使我们由于厌恶自己的不公不义而感到极为后悔。每当审慎的法则没有指示,而正义的法则也不容许,企图改变我们的处境时,一个执意企图改变处境的人,等于是在玩所有危险的游戏中最没有胜算的那种游戏,并且等于是把所有家当都押在几乎不可能赢得任何彩金的赌局上。
        在我们无稽的幻想能够想到的那种最崇高灿烂的处境中,我们打算用来获得我们真正幸福的那些享乐,几乎总是无异于,在我们实际的,即使最卑微的处境中,我们随时唾手可得的那些享乐。除了虚荣心与优越感的那些轻浮的乐趣外,在最卑微,乃至只有个人自由的处境中,我们也可找到其他每一种最崇高的处境能够提供的享乐;而虚荣心与优越感的那些乐趣,很少能够与心灵的完全平静同时并存,但心灵平静却是所有真正与令人满足的享乐的根本要素与基础。
        再说,在我们想要达到的那种光辉灿烂的处境中,我们也并非总是确实能够,像我们在我们急欲抛弃的那种卑微的处境中那样,安全地享受那些真正与令人满足的乐趣。检视历史的记录,回想你自己的经验范围 内发生的事实,用心想一想几乎所有你曾经读过,听过或记得的那些,在私人生活或公共生涯方面,大大 不幸的人的所作所为,于是,你将发现,他们绝大部分之所以不幸,乃源自他们不知道他们原本很幸福, 不知道他们适合坐着不动并且感到满足。努力以吃药来改善他那还算过得去的体制的那位仁兄,他的墓碑 上的铭文"我原本很好,但我希望变得更好,结果我躺在这里"可以普遍地,非常恰当地套用在贪心与野心落空时所带来的痛苦上。
        他为了使自己恢复到从前的处境而进行的种种徒劳无益的尝试,他因为企盼那些尝试成功而经常不断的焦虑,他因为那些尝试的失败而屡屡感到失望沮丧,是阻止他的心情恢复自然平静的主要原因。

(注:内容多节选亚当 斯密的《道德情操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