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   2017年   |   2018年

关于楼市
文/时寒冰   2012-03-15
       

          2011年,连年上涨的房价终于掉头向下,这毫不奇怪。除了货币超发这一因素还算得上一个支撑,还有什么能够支撑如此昂贵的房价?但是,房价下跌,民众已没有任何欣喜——以目前的房价,即使下跌几成对普通人又有什么意义?
          当中国的房价超出发达国家的房价,已经没有任何动力可言。富人们在拥有多套住房后,惊奇地发现,如果把国内的房子卖掉能够在国外买到面积更大、质地更好、环境更好更宜居的房子,并且,尽享健全的社会保障等福利。于是,富人不再一味地买房,而是拥挤向另一个潮流——移民潮。
          移民潮是国内房价的终结者。其实,官员们早就这样干了,许许多多的官员年复一日地喊着反美的口号,而把子女、配偶送到美国等国家买豪宅。反美口号成为他们欺骗善良民众,遮掩真相的伎俩。
          在调控数年之后,在遏制房价过快上涨的欺骗性论调下,连涨数年的房价终于因为自身的原因出现拐点,作秀者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气,为自己的表演画上一个颇具尿感的句号。但中国房地产的掠夺性定位给民众带来的痛苦以及房地产支柱地位的确立对这个国家经济基础造成的巨大破坏,将在未来数年来深深地折磨着这个国家。
          房价掉头,土地跟着流拍,并且,越来越频繁地流拍。截至11月份,36个城市流标地块环比10月份上涨了432%。2011年前11月,全国130个城市的土地出让金总额同比减少了5200亿,减少达到了30%。
          政府当然早有准备——开启了另一个挣钱的门路。1月28日,作为试点城市的重庆和上海正式开征房产税。其中重庆版房产税税率为0.5%-1.2%,上海版税率暂定为0.6%。
          中国过去所谓的房产税,是要把开发环节和流通环节的税向持有环节转移,是一个税收转移的问题,但到后来,都提物业税而不再提转移的问题。于是,物业税借房产税的马甲问世,等于变相加税。作为世界上税收痛苦指数近年始终位居前两名的国家,中国的征税智慧永远是一流的。
          这一年的8月12日,婚姻法最新司法解释昭告天下:离婚案件中一方婚前贷款购买的不动产应归产权登记方所有,但应对参与还贷的配偶给予公平合理的补偿。司法解释实施后,许多配偶在结婚时开始要求在房产证上共署双方的名字。有关部门以生意人的敏感,开始抬高加名字的费用。
          人们对婚姻的不信任感,终于被一个房产证展露出来,在唯物至上的时代,大家都自觉地"唯物"了。人们因房子和金钱结婚,同一座房子,却并非同一个梦想。人们相拥,却感受不到温暖,房子依然冰冷……
          这一年,限购令从北京开始,陆续蔓延到其他城市。房产商突然发现房子不好卖了,欠的钱不容易还了。是年9月,106家上市房企半年报显示,截至上半年末,房地产行业的资产负债率已经高达71.28%。其中,总负债为1.24万亿元,较2010年年底增加1514亿元。资产负债率达近10年最高值。
          房产商被负债压垮只是时间问题。
          我在《时寒冰说:经济大棋局,我们怎么办》中强调:债务是条带血的主线,这条线并不仅仅串联着房企,还有整个中国。
          这一年的1月21日,国务院公布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即所谓的"新拆迁法"。10月31日,著名作家阎连科因遭强拆而不得不在网络上求助……如果把这作为对新拆迁法的注解,可能显得有点悲凉。
          在中国,法律无论如何规定,执行者都是权力部门,对自己有利的加倍执行,对自己不利的变相抵制。很多法律对于弱者而言,永远是那么遥远和陌生,又是那么的痛苦和无助……
          因为房子,这个国家让很多人没有归宿感;因为法律形同虚设,这个国家又让很多人没有安全感……

(注:本文节选时寒冰《风云变幻的2011(年度总结)》2011-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