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   2017年   |   2018年

读《资本主义精神和社会主义改革》有感
文/一品梅   2012-02-08
       

      现存所有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史。【马克思】
      现存所有社会的历史都是通过提高民主和法治水平来遏制腐败的阶级斗争史。【郎咸平】

阶层 成员 组织 契约
第一层 国王、总统、皇帝、主席 - 承诺
第二层 贵族、诸侯、州长等 上议院 《大宪章》
 第三层 资产阶级(董事长、总裁、老板、专家、学者等) 下议院 《改革法案》
第四层 无产阶级(平民、老百姓、农民、工人、劳工等) 工会 通过严刑峻法的法治保证民主的推行

      全民民主当然不是最好的制度,但是这个制度却有效阻断了腐败的生长,因此不会产生新的受害阶级,阶级斗争自然消失。苏联陷落则是由于它无法遏制腐败;并且,苏联在向民主转型的过程中,又产生了更多的腐败,这最终导致了自己的解体,而绝不是马克思理论的错误。

      亚当.斯密和马克思都看清楚了资本主义的官商勾结形成了牢不可破的利益团体,进而奴役剥削劳工的事实。亚当.斯密和马克思的理论精髓就是要打破这种腐败,只是路径选择的不同。在18世纪的英国,亚当斯密选择了"看不见的手",而在19世纪的德国,马克思选择了"无产阶级的革命",但其透过反腐败而重建以民为本的和谐社会的目的却是殊路同归的。

      亚当斯密的社会主义情怀:

      【亚当斯密】对工人的伤害:
       如果一个人的一生都消耗在几个简单的、功能单一的操作上,他就没有机会发挥他的理解力、运用他的创作力解决难题。他自然而然失去了努力的习惯,甚至衰退极度的愚蠢和无知的地步。心智的鲁钝不仅使他丧失了兴趣和交谈的能力,也不会怀有任何慷慨、高尚、温柔的感情,进而连日常事务也不能处理。对于国家重大而广泛的利益问题他完全没有概念......这种工作甚至损坏他的的身体功能,使他不在有精力和毅力胜任任何除了正在伤害他的那份工作。他在本行业获得的技巧是以智力的衰退、丧失社会责任感和进取精神为代价。在任何一个进步文明的社会里,如果政府不努力挽救,占人口主体的贫穷的劳动阶层必然会收到上述伤害。

      【亚当斯密】关于追逐财富对于追逐者自身的伤害:
      他用自己整个的一生,来追求他也许永远不能享受到的那种创作性和优美的生活,为此他牺牲了自己永久而真正的安逸,而且,如果他在垂暮之年最终得到它,他就会发现,他们无论在哪方面都比不上他业也放弃的那种微不足道的安定和满足......最后他开始醒悟:财富和地位仅仅是毫无效用的小玩意......权力和财富就像是为了产生身体上微不足道的便利而设计出来的......他们反而比以前更多的担心、恐惧和忧伤,面临疾病、危险和死亡。

 

(注:《资本主义精神和社会主义改革》作者:郎咸平、杨瑞辉。本文多引用书中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