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   2017年   |   2018年
     2012年   |   2013年   |   2014年   |   2015年   |   2016年   |   2017年   |   2018年

经济与社会的思考(一)
文/一品梅   2012-01-01

有限资源<==>无限需求
稀缺性
        如果能无限地生产出各种物品,或者如果人类的欲望能够完全地得到满足,那么,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呢?人们拥有了一切想要的东西,因而不必再担心花光其有限的收入。企业则不必为劳动成本和医疗保健而犯愁。政府也不必再为税收和支出而斗争。因为谁都不会在乎。
        另外,由于我们所有的人都能随心所欲地得到想要的东西,因而也就没有任何人会去关心不同人或阶层之间的收入分配问题。

        在这个丰裕的伊甸园里,不存在经济品,即稀缺物品,所有的物品都是免费的,像沙漠里的沙和海洋里的水。价格和市场互不相关。的确,经济学也不再是有用的学科。但任何社会都不可能达到无限可能的乌托邦。物品是有限的,而需求却无限。在经历了两个世纪的经济增长后,美国的生产能力也并未满足每一个人的愿望。如果把需求加总的话,你马上会发现,物品和劳物甚至无法满足每个人消费欲望的一小部分。我们的国民产出必须扩大好多倍,才能使普通美国人达到医生或律师的平均生活水平。更何况,在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特别在非洲和亚洲,千百万的人还在那里遭受着饥饿和物资缺乏的折磨。

效率<==>公平
        物品追随的是货币选票而不是最大的满足。富人的猫所喝的牛奶,也许正是穷人孩子维持健康所必须的东西。之所以发生这种情况,是因为市场不灵吗?不,根本不是。因为市场机制正在做它应做的工作,即把物品交给那些有货币选票的人。如果一个国家的草坪施肥支出高于它给穷人孩子提供食品的支出,那么,这只是收入分配的缺陷,而不是市场的过错。即便是最有效率的市场体系,也可能产生极大的不平等。

        我们已经看到,竞争市场具有显著的效率特征,但它不一定导致各种资源的最公平合理的利用。为什么是这样呢?因为人们并没有被赋予相等的购买力。一些人非常贫穷,然而可能过错并不在他们本人;另外一些人非常富有。然而可能并没有他们的功劳。因此,个人需求曲线背后的货币选票的权数看起来可能是不公平的。

        价格和市场制度或许是这样的一种制度,在这一个制度里,少数人拥有收入和财富的大部分,他们可能继承社会的稀缺的土地,或者拥有高价值的专利或油田。但是,黄油大多为少数富裕的人所消费,或者被用饲养他们的黄毛狗;而大炮仅仅用来保护富人的黄油。

        一个经济社会不仅仅指追求效率,哲学家和公众会问:“要效率是为了什么?”“要效率是为了谁?”一个经济社会或许做成选择,改变自已放任的均衡,以便增进收入和财富分配的公平和公正性,该经济社会可能决定以牺牲效率来增进公平。社会能满足于生产出最大数量的面包这一结果吗?或者,现在民主制度能否从富人那里拿走面包并把它转交给穷人呢?

        这里绝没有正确答案,这些都是政治领域里通过民主投票或专制计划来回答的规范性问题。经济学并不能说政府应该采取什么措施以增进平等。但是,经济学可以提供一些见解,以增进不同政府的收入和消费分配政策的效率。

市场<==>政府

亚当·斯密的市场机制
        每个人都力图利用好他的资本,使其产出能实现最大的价值。一般来说,他并不企图增进公共福利,也不知道他实际上所增进的公共福利是多少。他所追求的是他个人的利益和所得,但在他这样做的时候,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引导他去帮助实现另一种目标。这种目标并非是他本意所要追求的东西。通过追求个人利益,他经常增进社会利益,其效果比他真的想促进社会利益时所能够得到的那一种更好。

局限性---市场不灵

政府的职能

        发展经济学家根据几十年,几十国的经验,就政府如何推动经济迅速发展问题,得出如下结论:要建立和维持一个健康的经济环境,政府的作用至为重要。政府必须推崇法治,强调合同的有效性,并使其管制有利于竞争和创新。通过对教育、医疗、交通设施的投资,政府在开发人力资源过程中可以起重要作用。但在政府没有比较优势的部门,政府干预必须尽可能小。在那些市场不灵信号明显的领域,政府应当集中精力加以管制;而在那些政府具有相对劣势的部门,政府应当取消管制和解除干预。

        政府的当务之急,不是要做那些人们已经在做的事,无论结果是好一点,还是坏一点;而是要去做那些迄今为止还根本不曾为人们付诸行动的事情。(凯恩斯)

        稳定经济的任务,要求我们能够控制住经济。使之不至于偏离持续高就业之路太远。就业率过高将导致通货膨胀,而过低又意味着衰退。灵活审慎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能够帮助我们在这两条路中间穿过一条“狭窄”的道路。(约翰·肯尼迪总统)

        人类还未能创造出比市场经济更加有效的机制……。市场经济所具有的自我调整和自我控制的功能,有助于促进经济活动和合理地利用劳动、原料和金融等资源,并能够促进国民经济平衡。(戈尔巴乔夫总统)

        平等和效率(的冲突)是最需要加以慎重权衡的社会经济问题。它在很多的社会政策领域一直困扰着我们,我们无法按市场效率生产出馅饼之后又完全平等地进行分享。(阿琴·奥肯)

        没有什么能比水更有用,然而水很少能交换到任何东西。相反,钻石几乎没有任何使用价值,但却经常可以交换到大量的其他物品。

注:本文多引用萨尔缪森《经济学》